Art lab實驗, Reviews 評論, 全站文章

再議關係美學 _ 地域與藝術共生之筆記 1

5502052275_dbda4b303a_b

從「美術」到「藝術」

這十多年以來,可以感覺到藝術[1]這個詞正在起微妙的變化,同時,也感覺到社會對藝術的認知程度越來越高。在日本,各個地方出現越來越多打著雙年展、三年展名號的藝術節慶,似乎已經沒有人有能力掌握切確數目,這些節慶如雨後春筍般不斷擴張。

在這個情況之前,一般大眾普遍認知的作品發表空間,應該就是以「日本美術展覽會」(日展)為首的群展[2]吧。雖然我作為藝術家做著藝術家的工作,但多多少少還是會被不了解美術現況的人問說「有沒有入選日展或二科展之類的?」(意思就是如果沒有入選紀錄,表示你不是個好的藝術家)。

不過,近年來,日展因為好幾個醜聞而失了威信,公募展內部的腐敗結構被披露在眾人眼前。一般認為正因為「美術」仍具有舊態權威主義或階層結構,「藝術」(art/アート)這個詞便被寄託有替代之意。「藝術」(アート)不需要艱深或淵博的知識,每個人都可以輕鬆享受,參與的市民甚至被期待扮演活潑、活化地方的角色。

從封閉的「美術」朝向對更多人開放的「藝術」(アート)。這也以看作是2011年日本311大地震之後,人與人「絆(kizuna)」的價值受到慶讚,亦符合當代情報化社會中,「連結」受到讚揚的時代趨勢。

日本對目的性藝術之討論

2014年10月,文藝批評家藤田直哉的文章〈前衛的殭屍們——地域藝術的諸種問題〉(收錄於『すばる』雜誌2014年10月號)掀起話題熱潮。討論所謂的地域藝術,在與地方行政結合的手法下被舉辦,並不避諱把藝術當成找回地方活力或人與人溝通等的「目的」之工具,但是,藝術是否在其中失去了自身存在的意義呢?

subaru『すばる』2014年10月号 

藤田的主張,與其說是一個嶄新的觀點,不如說是藝術相關人士多少都已經察覺到的疑惑。但藤田採取與藝術現場保持距離的姿態,率直地把這種不乾脆的違和感表述出來,這也是藤田文章得以引起如此龐大的迴響的因素之一。

日本的地域藝術從2000年代以來,越來越成為顯學,在歐美則更早,大約在90年代初就開始出現這樣的趨勢。不於美術館或藝廊展出,而選在特定場域,強調人與人的關係。這些被稱為關係藝術(rational art)的實踐,在當今全球化的藝術場景中越來越有存在感,另一方面,對於生產溝通為目的的藝術作品,也出現越來越多各方面的批判。

關係美學的弔詭

美術評論家Claire Bishop的「敵對與關係性美學[譯註1](日語翻譯版本收錄於星野太譯的《表象》),對於Rirkrit Tiravanija 在藝廊空間烹飪泰式炒河粉招待觀眾,促成人與人關係的作品,提出以下批判:作品中促成的溝通,只是由對藝術有興趣、來到這個展示空間的人所完成罷了。作品僅由這些人和平的對話組成,演出一場平等開放給任何人的場域,實際上,卻早已排除各類非關人士,這不就跟刻意隱瞞現實諸種問題的假民主沒兩樣嗎——?

 20110420G230『表象〈05〉』表象文化学会 編 

與Bishop的角度不同,哲學家洪席耶(Jacques Rancière)也再從關係美學開始,把企圖與社會直接關聯的類型藝術搬到批判之俎上。雖然,關於洪席耶的論述日後會有更詳盡的討論,現在還是可以先談一點:作為虛構的藝術、在虛構外部的「現實」,這種架構本身就是錯的,而近年的藝術,想要去介入那種前提之下、存在於美術館及畫廊之外的「現實」,因而失去了將觀者推向感性層次,失去了藝術既有的力量也說不一定。

確實沒錯,對於以溝通為志向的藝術來說,這項批判被認為是相當尖銳的指正。特別是以「藝術祭」的形式所舉辦的藝術活動,一般都發生在公共場域,關於這一點,我們應該深思它們與空間仕紳化結合的手法、比以前更直接排除掉社會弱者的可能性。

那麼,到底應該怎麼樣才對?藝術難道不再向觀眾開放、不再企圖溝通,而要在所謂的美術館或藝廊的地方交由專家評斷,進行「質」的競爭才對嗎?前面我們提到的藤田,他在文章中便主張藝術獨有的價值,這是地域藝術在強調活化與溝通等社會價值中所忽略的;換句話說,更去針對「美」做明確思考的重要性。

接下來的篇章,我想從幾個角度,針對近年的藝術問題做探討。

.

[1] 日語中對「art」的翻譯,到目前為止並不是使用漢字的「美術」而是「藝術」,但近年直接翻成片假名「アート」的情況越來越多。

[2] 在日本所謂的群展,是指集合一群藝術家,也就是由類似沙龍的組織所做的展覽。這幾年,日展被揭發作品選件或選獎的過程,其實深刻涉及師徒關係或金錢賄賂,審查的公正性遭受質疑,釀成重大問題。

[譯註1] Claire Bishop “Antagonism and Relational Aesthetics,” OCTOBER 110, Fall 2004 pp.51-79

.

*本文已獲作者授權,轉載自日本MAD City網站 https://madcity.jp/note01_ikeda/

(鄭熊熊/譯)

.

藝術與行動主義的界線_地域與藝術共生之筆記 2

Share Thi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