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 全部文章

物件的雙面性─寫方偉文《物件53》個展

文|林一寬
複合媒材組構而成的空間裝置,為方偉文創作普遍被閱讀的脈絡主軸,而發展亦極為成熟豐碩的平面繪畫,為數不少施展於置放多年、泛黃的陳年舊紙、裱貼於植物枝梗折製的骨架,以各別圖像為零件拼接為更巨大的敘事量體,並置入日常隨手可取得的材料,即便剪裁後組合的圖像在展牆上擴張,仍具備現成物的型態,展露繁複紛呈的面貌。

潛入「物件53」

文|蔡煜凡
晃進「物件53」,牆壁上擺放的物件,被藝術家方偉文轉化成平平的一層紙,像是記憶中的紙娃娃,被放大並改製豎立於眼前。隨著透入的光線,以及門縫洩漏的微風,牆上的作品跟著整個空間翩翩晃動,展露出藝術家佈置作品的巧思,他將個別物件以細小的釘子,逐一固定在人物的關節處,或是物件的邊緣,而非將物件死死的黏貼在牆壁上,而即是物件與展牆之間的空隙,觸發物件本身自主的能動性,使得方偉文的作品既不是繪畫,也不是雕塑,也不是單純的裝置,方偉文使作品本身在空間中自然的舞動,漂浮於整個空間之中。

謝佑承個展—方法集

文|施佩君
進入空間後的景色相當簡潔,明亮的日光燈,視線無需特別搜尋,即可看見幾件落大物件。首先映入眼簾的,兩面鏡子與非圓的黑色椅子,記憶裡並不算陌生的鏡子創作,透過鏡子去反射、補足對事物的想像,又或凹凸面鏡中的變形,透過大量鏡面反射而來的遼闊延伸;無論何者,當鏡子出現時,虛、實的交界線被拉近,距離過近時,在不易聚焦的模糊裡為了摸索方向,像是自然反應般就會試圖掙脫再拉出一個縫隙;觀看眼前的作品時即像是這樣的感受。

方法集合下的回音:絕對空間《方法集》𝙈𝙚𝙩𝙝𝙤𝙙𝙨謝佑承個展

文|王襦萱
當物的功能產生缺憾時,新的意義與認知便隨之誕生,並且抵達新的位置。
藝術家並不選擇將自身感情刻意抽離,僅以意識性的思考活動,或者以棄絕(Rejer)為一種創作的動機(Motivation),又或者單純的以材料進行二元對立的基本邏輯辯證,整個展覽呈現的是諸多狀態的詭/思辯,在觀看整個展覽時,不僅是在回顧藝術家每件作品的概念,更能夠將物質和技術重新提出思考,對於技術物的長存,技術消逝的時代下,它對外表現為一種中性的工具,實則卻同時將社會導向某種特定的方向。技術做為一種生活方式,已經固化為我們的思考與行為。這些作品所指向之處,就在於我們對此無法以直接的方式察覺,作品彷彿是寄寓著一個更龐大的洞穴。

低限日常,絕對感知:評光塵摺角—賴志盛、李傑、徐瑞謙、黃萱四人展

文|陳允婷
策展人許遠達在展覽座談中表示,此展欲開啟純粹感知,在生活與藝術間摺起一角,摒棄過多敘事,以低形式傳達生活狀態和材料感覺。此展同時是空間十周年展,他以「光塵摺角」暗喻展場絕對空間,及其在時光中交融藝術與生活的初心。現今議題性強的展出不少,但此展使觀者重新探觸單純有味的「絕對性」生活樣貌。

絕對空間的光塵摺角-看「光塵摺角—李傑、徐瑞謙、黃萱、賴志盛四人展」

文|張碩尹
對於日常的想像是什麼?在線性時間推進過程中不斷顯現的可以被稱之為日常嗎?當拾取所見之物的那刻起,不論是對空間亦或是面對空間之中存在之物,都反覆證明「日常的存在」從未是一種創造發明,而是通過感官感性經驗後的發現,本次絕對空間的十週年紀念展「光塵摺角」試圖提供觀者對於「日常」不同面向的思考。

微光閃耀的等待:《沉默練習曲》中的藝術行政角色

文|盧澤霆
面對著街道,絕對空間的玻璃被貼上一層鏡面反光貼膜,阻隔外部的視線,使得路過的人無法理所當然地看進空間內部的狀態。原本通透的玻璃幕成為一種屏障,對於空間外的人形成了視覺資訊的隱蔽性。仿若一種拆盲盒的心態,在視線還沒打開玻璃門前,任何對於裡頭的猜想,僅是一種普遍對展覽空間的模糊印象。《沉默練習曲》作為藝術家黃奕翔繼 2018 年《出去一下,等等回來》第二次在絕對空間的個展,觀眾要想走進他的展覽似乎都需要點尋伺的勇氣,否則很容易望而卻步。展覽之中的指涉──藝術行政,也從一個虛構角色,擴張到歷史時間軸上的真實群體。

回到身體:談黃奕翔個展《沉默練習曲》

文|朱弘煜
一如往常路過絕對空間,打開門,地上「請脫鞋入內」五個字,小而顯眼。脫鞋入場,是一整地板的黑色地墊,牆邊散落著幾本小冊子,除此之外可以說是空無一物。乍看之下煞有其事,卻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始,很難想像有人進場後,能夠默不作聲地看完展,再悄悄離場。

日常記憶的聚合:談「福來爹畫室-我們只是一段時間」

文|張碩尹
「福來爹畫室-我們只是一段時間」是2023年11月21日於嘉義市立美術館側棟二樓特展廳展出的聯展,此展由甘皓宇策展,參展藝術家分別為林君晏、林家佑、吳聯吟、彭韋、賴岑育和蕭其珩等六位,本次的展出不僅被視作團體生活的重新回溯,更是三年前屏東美術館「福來爹畫室」聯展的延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