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 全部文章

十、集體羞辱—藝術家的前線社會觀察

文|黃敏琪
對版畫藝術家來說,沾墨與滾墨的階段本是一件近似紓壓的事,代表著製版的苦耕終於等到了歡呼收割的時刻,也即將要看到想像與呈現之間的差異,每張作品都充滿驚喜。雖然製作版畫的步驟十分複雜,我仍試圖在課堂上為孩子保留那份掀開紙時的奇景。調墨、沾墨、滾墨、上紙、加壓、掀紙,以及最後的風乾,這些程序像是帶有魔力一般,課堂上我只要把自己變成一位版畫魔術師就行了。19 位小朋友僅需把戳好的板子拿上台,操作加壓的步驟,這樣所花費的時間應該就足夠撐完一個小時,我心裡盤算著。

書寫藝術裡的博物學 2─多款剪裁葉形的鹿仔樹

文|林一寬
為何初版的《不朽的青春 ─ 台灣美術再發現》畫冊中《鹿圖》篇幅提到畫作裡有蓖麻,或許除了以呂鐵州所描繪過的植物為參照之外,還能再以科學繪圖的觀念與技術找到蛛絲馬跡。

煮茶人與拉格 2

文|Fiona
我抬頭問 guru(技藝老師同時也是精神導師),到底什麼是Raag,他沈吟了一會兒,接著笑出來「實在很難用言語說明啊」。雖然還是可以將所有的複雜簡單化,用最簡便的話語言之,說它是由各種特定音律(包括特定的上行音階與下行音階)、特定的節拍數,表達特定的時節/氣氛/心情/環境。

​​九、神秘小男孩——藝術家的前線社會觀察

文|黃敏琪
在以前我所成長的80年代,教育界沒有什麼過動(ADHD)或自閉症的醫療定義,認為所有人都能在高壓/威權/體罰下習得秩序,特殊教育的光譜也只有資優與智能障礙的兩極,不會有什麼「雙重特殊需求學生」(Twicw exceptional students)的定義,也就是同時存在資優與身心障礙症狀的學生。現在我們知道有些孩子無法順服大人的命令可能有其身心病因,但這仍屬於前衛的認知,多數老師仍活在80年代的教育法中而不自知。

Raag and the tea maker 1

by Fiona
The largest violence in Narayanganj and many districts in Bangladesh was the 1964 East Pakistan riots which was the massacre and ethnic cleansing of Bengali Hindus from the East Pakistan period. In the Narayanganj sub-division alone, about 3,500 Hindus were killed, 300 Hindu women were abducted, 31,000 Hindu dwellings were destroyed, and 80,000 Hindus were rendered homeless.

煮茶人與拉格 1

文|Fiona
穿過長長的狹窄巷弄,是一座停車場的非主流出口,一座茶棧就落在一排紅磚小房子的門前小廣場。一隻會握手的胖狗,在小廣場搖搖擺擺地向遊客討食物,茶棧主人則溫溫地滾著阿薩姆茶葉,加一點香料,再緩緩注入牛奶,靜靜煨著。等到整大鍋茶凝縮成半鍋時,他才開始斟奶茶給一個個久候的客人。

書寫藝術裡的博物學 1——梅花鹿嗜何葉?

文|林一寬
我找出過去所拍攝的構樹照片,以及採集後壓在書本裡的標本,又在郊外尋覓蓖麻並拍照記錄,相互比對呂鐵州所畫的葉形和葉基型態,依然無法讓畫裡的樹葉輪廓清晰地指向單一物種。而在台南我有機會翻讀《不朽的青春─台灣美術再發現》已出版的畫冊,《鹿圖》的篇幅提到畫作裡有蓖麻、芒草、楓葉、月桃及蕨類植物。幾周後又見美術館粉絲頁上一則《鹿圖》的貼文,因觀眾與專家至現場賞畫後分享,而知呂鐵州所繪為構樹,並非蓖麻。這也造成初版的展覽圖錄與再版內容的一處不同,再版將蓖麻「校正」為構樹。無論上述資料如何更新或者勘誤,依然無法解答我的疑惑,作品中繁盛的自然物網結而成的博物圖景,讓我想撥開植物層層細節所掩匿的謎團,決定到展場一探究竟。

八、超現實秩序——藝術家的前線社會觀察

文|黃敏琪
除了敏感的小女孩之外,所有孩子都在可控制的秩序中。我在今天一個小時的課程中搞不太清楚「奴性」與「秩序」的相互關係,那一線之隔的準則是什麼?奴性是天生還是被訓練出來的?秩序是社會化的過程嗎?那創造性與自由呢?

如果在新德里,一座滑板天堂⋯

文|Fiona
新德里的街道根本就是滑板天堂,尤其每個捷運站出口都擁有光滑的地面,許多滑點甚至沒有氣呼呼的警衛,階梯、欄杆、牆面⋯⋯到處都是玩滑板的好地方。就像每個地盤都擁有屬於社群的藝術空間一樣,滑板人則以公園、購物中心、公共設施為孕育文化的會面點。新德里市區的滑點諸如鹿園(Deer Park)、康諾特廣場(Connaught Place)、中央公園、帕利卡地下市場(Palika Bazar)、尼赫魯廣場(Nehru Place)、新德里國際展覽中心(Pragati Maidan)、安薩爾廣場(Ansal Plaza)、第九區溜冰場(Sector 9 Skating Rink)、郊區遊樂園 Mojoland。這座水泥叢林因此成為了印度滑板革命的重鎮,滑板文化自然在城市存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