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 全部文章

但願暫成人繾綣,不妨常任月朦朧—關於花季琳個展「新詠」

文|沈裕昌
花季琳喜歡描繪男女在同性或異性間萌發、與戀愛有關的情感。然而,她所欲描繪的情感,並非才子佳人式的典型愛情,而是當代男女在都會生活中,於陌生或疏離的人際關係間,偶然感受到的某種若有似無、卻又握手已違的飄忽情思。這種情思並不濃烈,反而極其輕渺幽微。在人際牽絆緊密的社會,這種情感或許並非不存在,但是卻很少在心靈中受到注視。然而,在人際疏離的都市中,街道上匆匆而過的獨行者們,卻得以在其孤獨寂寥的內在視域中,將這些輕渺幽微、飄忽不定的情思,置於消失點上,如特寫鏡頭般放大檢視。

觀看時代下,劇場還能如何可能?

文|陳昱清
華燈劇場成立之時,台南還不存在所謂的劇場文化,即便在台北劇場季刊早已在 1965 年成立,但此時在台南對於劇場依然充滿著未知,也因為未知、反倒能夠容納各種的實踐與想像。在學院教學系統與補助機制還未建立起來之時,眾人在神父的引導下成立了劇場,從台北邀請老師到台南進行工作坊的訓練與創作。

碎片港|從策展方法看第15屆卡塞爾文件展的「南方精神」

文|吳尚育
因此,本屆文件展呈現的內容相當不同於一般熟悉的國際雙年展中,以藝術作品為主軸的展演模式,甚至在許多層面上,藝術並不享有超越生活的神聖地位。然而,這種對所熟悉的「藝術」定義的遠離、藝術向生活的靠近及多元全球南方國家的聲響,所帶來的陌生感,卻更可能體現著「南方精神」中對既有認識論邊界的開拓。

我的左眼

by Lewis Gesner
有些人認為我們的感知——觸覺、嗅覺、聽覺以及視覺,既是感覺的窗口,也是一種屏障。這些感官保護我們遠離過度壓迫的現實,把我們的意識侷限在求生的實際需求上。任何感官的顛覆,都會讓整個人陷入對未知感知的恐慌中,直到本能再次讓我們適應日常生活裡更世俗的需求。接著,我們會再次恢復正常。而在我們意識機器的階級裡,最高等級的就是眼睛。視覺高於其他所有一切,任何變動都會馬上被察覺,且很有可能會帶來巨大的影響。它是眾多領域之間重要的定位器、測量器和橋樑。

藝術作為敘事的技藝──「引爆火山工程」的實踐觀察

文|莊棨惟
本文試圖以一個參與者的視角,說明「引」所發展的三條行動路線──「訪談講座」、「學術發表」、「身體行動」。並試圖分析該團隊所發展出的創作方法,提出評價基點,以討論其藉由揉合火山歷史、科學/非科學領域等不同知識體系,以靈活的策略「工程」(engineering)出屬於自身的「火山論述」。

My Left Eye

by Lewis Gesner
I lived with this mote for some time and it became a kind of familiar, always there, a novelty of my vision, to be played with like a little kaleidoscope I could occupy myself with when no one else knew.

繞進:評黃志偉「精.彩」

文|張碩尹
如果將民俗置入白盒子空間是否能呈現其箇中滋味還是會產生斷裂?在「精.彩」一展中,展場無需透過任何裝置的佈設,便能令觀眾彷彿置身於東港迎王平安祭的環境中,也在無意識中進入《精.彩》的領域。

交陪之中,體現精彩

文|盧澤霆
藝術家擷取記憶中民間藝術的色彩——剪黏、紙紮、刺繡,透過畫筆重新建構出變動記憶下寺廟的一隅。《精彩 n°3》、《精彩 n°4》在展場中相互對照,濃烈的筆觸使得畫面如同火焰蔓延,也激起了觀者內心的波瀾。

肉身與骨骼-互文下的意識感 

文|盧澤霆
藝術家張辰申以「肉身計畫-異植」作為標題名稱,隱藏了對多個領域界線的探討。肉身,表面上談論的是生物軀殼的議題,更進一步地更像是讓觀者藉由這表面碰觸多種精神層面的問題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