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台 文章列表

碎片港|從策展方法看第15屆卡塞爾文件展的「南方精神」

文|吳尚育
因此,本屆文件展呈現的內容相當不同於一般熟悉的國際雙年展中,以藝術作品為主軸的展演模式,甚至在許多層面上,藝術並不享有超越生活的神聖地位。然而,這種對所熟悉的「藝術」定義的遠離、藝術向生活的靠近及多元全球南方國家的聲響,所帶來的陌生感,卻更可能體現著「南方精神」中對既有認識論邊界的開拓。

藝術作為敘事的技藝──「引爆火山工程」的實踐觀察

文|莊棨惟
本文試圖以一個參與者的視角,說明「引」所發展的三條行動路線──「訪談講座」、「學術發表」、「身體行動」。並試圖分析該團隊所發展出的創作方法,提出評價基點,以討論其藉由揉合火山歷史、科學/非科學領域等不同知識體系,以靈活的策略「工程」(engineering)出屬於自身的「火山論述」。

關於 M+ 的一些筆記

文|吳尚育
時值香港97回歸後,以文化建設將香港從國際金融中心,提升到「亞洲國際都市」的想望 [2],實質上也反應了回歸後的文化身份建構,及在地與國際間的辯證。M+ 從想法提出至實際落成,歷年來經歷不同爭論,如M+內部香港高階主管、策展人及所收藏香港藝術家作品比例偏低、M+ 的策展節目是否足夠反應香港、藏品購入價格過高,到 2020 年《國家安全法》(以下簡稱國安法)頒布後,對藏品審查的疑慮等。

描述缺席──「不在場。證明─臺泰兩地策展進駐雙向交流展二部曲」

文|盧澤霆
二部曲《不在場。證明》則是直然面對不存在的事物──透過存在的手法。因疫情的關係,面對面交流的場域成了「缺席」的存在。然而,因這樣(實體)的「缺席」,藝術家才得以延伸出透過線上(虛擬)的場域,在空中彼此交流,創作出因種種議題而存在的作品。所以,我們在這次展覽中如何看待「缺席」?

星塵在何處? 評陳肇彤「離岸星塵」個展

文|蔡明岳
2021年絕對空間陳肇彤個展,以「離岸星塵」作為展名,「星塵」是宇宙中的塵埃,恆星爆炸後的殘餘,在日常的使用裡,它更多代表一種對宇宙的浪漫想像。而以「離岸」作為形容,預示了一個特定的所在,以及一個「漸遠」的動作。在我們與宇宙中間懸置了一個無法想像的時空尺度下,星塵究竟代替藝術家傳達了一個什麼樣的想像,我們又是站在了哪個彼岸?

坐,看,雲,起,時:在日常的偏離中重新連結內在經驗

文|黃冠婷
鄭秀如的展覽,《坐,看,雲,起,時》,有靜觀日常痕跡的氣氛,一踏入展場,就看到多幅掛畫影像。影像裡的物件像是水光中的影子,乍看難以辨認,卻又有些熟悉:藍筆、掃帚的基部、熱熔槍、燈泡、香水,這些日常的物品,彷彿都曾經被裝入貼身的塑膠殼,也許因為被使用而離開了容器,只剩下包裝外殼留在原地。被詠嘆的主體已經不在,身為觀者,我們只看得到曾經裝過物體的殘餘盒裝。

碎片港—南方藝術生態觀察論壇紀實

本次論壇為計畫觀察員之年度觀察分享,涵蓋疫後新常態、風景與地方性、流動的在地、機構與機制變遷等主題,希冀通過現場講述與對話交流來建構更為動態性、生產性與行動性的論述實踐。

敘述與插圖

文|蔡宗佑
作品不是插圖,敘述方式容易淪為插圖,但敘述也可以不是插圖。插圖也沒有什麼不好,插圖也是藝術的一個方式。只是,「作品不是插圖」所指的插圖,是指創作者原本想往「藝術」方面努力,但不小心淪為「插圖」的製作。敘述也很很多方式來敘述,粗略、細微、整體、細節、形象、感覺、平舖直述、咬文爵字、文辭優美、滿口髒話、新詩、短詩、文言文、引經據典或橫生嫁接。

不確定的期待―伸手不見太陽

文|蔡宗祐
三月底之後的台南,這段期間除了看了台南藝博會及台南新藝獎的大部分空間。在這之外,吸引我的還有在海馬迴的「伸手不見太陽」聯展。

印跡的風景-蔡宗勳《谷線》個展

文|郭家妤
什麼是你對台南的意象顏色?對我而言泛著光暈的暖橘,是老城裡的磚瓦、是臺南人的熱情、是漁光島的夕陽餘暉。藝術家蔡宗勳出生於彰化,在台北求學、生活定居。其透過台南勘景旅行的感知經驗,以個人觀看台南的方式,進行一場內在直觀性的自我對話,透過感性書寫與理性線條,去蕪存菁的邏輯整理,藉由物質材料的特性,形塑出略帶孤僻的道白之境,名為《谷線》的全新個人作品。

 < 1 2 3 4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