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文章

貝葉・霧靄・降靈會:彭思錡《微軀》之思想布置

文|凃倚佩
面對彭思錡的《微軀》,我們恐怕不能僅將「微軀」二字直接等同於她如貝葉、霧靄的作品表象,因為這些表面上的細小、脆弱、纖薄,實際上有著足以撼動整座宇宙的暴力。筆者認為這裡的「微軀」更直接地說,應是指涉某種使思想得以「擁有一具身體」的意涵。換句話說,究竟彭思錡透過這些通透著冰、晶、花、雪質地的作品所欲辯證者直指為何?

倫理能吃嗎?「生態藝術」的美學辯論

by Paul Ardenne
可以這麼說,藝術所順從的自然結構建築可能並不缺乏雄心。當然,在大多數情況下,它仍然是上下文語境相關的,並且影響很小。但是在某些情況下,它渴望走上超越微觀介入干預,比上述作品更大的實用範圍,和更大的社會影響的創作之路。這次的意圖是:進入宏觀干預的視野。

拒絕與擁抱

By Lewis Gesner
忘記。忘記。忘記。然後前進,不要改進。當一個藝術的救星。

Rejection and Embrace

By Lewis Gesner

Avoid anything that satisfies you to do in making art. Forget. Forget. Forget. Go on. Don’t improve.

低等意識

文|Lewis Gesner
我常常問自己,藝術是什麼、藝術可以是什麼、藝術應該是什麼。身為一個藝術家,「是」、「可以是」、「應該是」隨時準備好把我推向作品創作。這些提問跟人生其他範疇的提問沒什麼不同,諸如道德、經濟、使用及消費。這些範疇為何不再提起這些問題?難道它們與運行和時間的關係不再重要,回答「什麼是⋯」、「可以是什麼」、「應該是什麼」不再重要了嗎?

Lower Consciousness

by LEWIS GESNER
I am always asking myself questions about what art is, what it can be, and what it should be. As an artist, “is”, “can”, and “should”, are then poised to push me into creating artwork.

彈性平行- 遠距實驗音樂對話一:Francesca Simmons & 李俐錦

文|Chloe Knibbs,譯|林雨儂
全世界正在共同經歷歷史上的混亂時刻,我們希望藉由音樂感染人們找到平靜。 我們以Double Pendulum Theory(雙擺理論)概念去強化我們對標題的想像,創作開端我先吹奏笙的傳統技巧與一些即興片段,Francesca 以我的音樂素材接下去創作,接著我再倚著主題做更多即興去回應 Francesca 的音樂。

何謂天堂?——當我們共有⼀刻的場所經驗

文|陳馨恬
踏進展間,展場內映著⼀幅幅熱帶⾵情的現場,以⾊彩、符號、作為鮮明的媒介,將記憶、情感加以形象化成敘事性的畫⾯表現,喃喃⾃語著⾝體(地⽅⼈物)、環境(⾼屏地景)、產業(農業與⼯業)的交互關係,闡述這個天堂裡,⼈與⼟地密不可分的交纏共存。然⽽,張新丕好似留下⼀句隱約的提問——何謂天堂?

〖圖3〗《第8號洗滌任務》(2017)

迷宮・不可言說:巴梅莉作品中的斷裂性

文 | 凃倚佩
「娃娃頭」是巴梅莉(Maria Barban)創作歷來最具標誌性的符號。不斷反覆出現娃娃頭或許弔詭,但更弔詭的也許是整張畫作也是面具,是最終的面具,是面具的面具的面具⋯⋯。

 < 1 2 3 4 5 6 7 ... 19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