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ews 評論

星塵在何處? 評陳肇彤「離岸星塵」個展

文|蔡明岳
2021年絕對空間陳肇彤個展,以「離岸星塵」作為展名,「星塵」是宇宙中的塵埃,恆星爆炸後的殘餘,在日常的使用裡,它更多代表一種對宇宙的浪漫想像。而以「離岸」作為形容,預示了一個特定的所在,以及一個「漸遠」的動作。在我們與宇宙中間懸置了一個無法想像的時空尺度下,星塵究竟代替藝術家傳達了一個什麼樣的想像,我們又是站在了哪個彼岸?

鄭秀如個展回音 破繭而出的「隱」

文|林宜蓁
藝術家鄭秀如從隱微的日常切入,帶領觀者進入內裡的維度,以一種緩而慢的姿態,從而能讓觀者重識那些可能被忽略、遺忘的感知。

敘述與插圖

文|蔡宗佑
作品不是插圖,敘述方式容易淪為插圖,但敘述也可以不是插圖。插圖也沒有什麼不好,插圖也是藝術的一個方式。只是,「作品不是插圖」所指的插圖,是指創作者原本想往「藝術」方面努力,但不小心淪為「插圖」的製作。敘述也很很多方式來敘述,粗略、細微、整體、細節、形象、感覺、平舖直述、咬文爵字、文辭優美、滿口髒話、新詩、短詩、文言文、引經據典或橫生嫁接。

不確定的期待―伸手不見太陽

文|蔡宗祐
三月底之後的台南,這段期間除了看了台南藝博會及台南新藝獎的大部分空間。在這之外,吸引我的還有在海馬迴的「伸手不見太陽」聯展。

沒有細節的刷痕 楊寓寧的繪畫

文|蔡宗祐
不知道是否喜歡在雨中行走,也許是要依靠心情來決定。究竟雨中漫步?雨中踱步?雨中遊蕩?雨中迷失?不管如何,雨中的景物是還在等待清洗乾淨的模糊狀態,看得到形體,卻還看不到細節,有時候像隔層紗的女孩,也有時候像已經現身的鬼魅,他不只是在要看到沒看到之間,也在感受及未感受到之間。

空間化、陌生化到時間化:解構蔡宗勳的創作歷程

文|朱弘煜
一種反經驗、具批判性的創作意圖。這是我對於藝術家蔡宗勳的第一印象。而後在開幕茶會中,透過藝術家本人與藝評家的對談,一件件作品脈絡的解析,我才逐步建立起對於他的認識。

印跡的風景-蔡宗勳《谷線》個展

文|郭家妤
什麼是你對台南的意象顏色?對我而言泛著光暈的暖橘,是老城裡的磚瓦、是臺南人的熱情、是漁光島的夕陽餘暉。藝術家蔡宗勳出生於彰化,在台北求學、生活定居。其透過台南勘景旅行的感知經驗,以個人觀看台南的方式,進行一場內在直觀性的自我對話,透過感性書寫與理性線條,去蕪存菁的邏輯整理,藉由物質材料的特性,形塑出略帶孤僻的道白之境,名為《谷線》的全新個人作品。

貝葉・霧靄・降靈會:彭思錡《微軀》之思想布置

文|凃倚佩
面對彭思錡的《微軀》,我們恐怕不能僅將「微軀」二字直接等同於她如貝葉、霧靄的作品表象,因為這些表面上的細小、脆弱、纖薄,實際上有著足以撼動整座宇宙的暴力。筆者認為這裡的「微軀」更直接地說,應是指涉某種使思想得以「擁有一具身體」的意涵。換句話說,究竟彭思錡透過這些通透著冰、晶、花、雪質地的作品所欲辯證者直指為何?

Material and Matter

by Lewis Gesner

Everyone in or around the art field uses the term “art materials” or its equivalent in any language. It means the supplies for making art that you can expect to find in any art store, and you can expect art works to be composed of.

低等意識

文|Lewis Gesner
我常常問自己,藝術是什麼、藝術可以是什麼、藝術應該是什麼。身為一個藝術家,「是」、「可以是」、「應該是」隨時準備好把我推向作品創作。這些提問跟人生其他範疇的提問沒什麼不同,諸如道德、經濟、使用及消費。這些範疇為何不再提起這些問題?難道它們與運行和時間的關係不再重要,回答「什麼是⋯」、「可以是什麼」、「應該是什麼」不再重要了嗎?

 < 1 2 3 4 5 6 7 ... 10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