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

2010年代的南方筆跡,讀《觀察者藝文田野檔案庫九年》

文|蔣伯欣
十年是一個關卡,藝術界中,許多團體起起落落,能夠堅持近十年,發表了兩百多篇藝評,意味著成員和作者群有著一定程度的恆心與毅力。就我所知,這個沒有廣告、純藝評發表的平台,創立以來僅有極少量公部門的補助,大多是依賴個人的資金,和團隊的熱情投入所維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