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nan 台南事

日常記憶的聚合:談「福來爹畫室-我們只是一段時間」

文|張碩尹
「福來爹畫室-我們只是一段時間」是2023年11月21日於嘉義市立美術館側棟二樓特展廳展出的聯展,此展由甘皓宇策展,參展藝術家分別為林君晏、林家佑、吳聯吟、彭韋、賴岑育和蕭其珩等六位,本次的展出不僅被視作團體生活的重新回溯,更是三年前屏東美術館「福來爹畫室」聯展的延續。

藝術與文學和自我——從平松宇造「花色三昧」淺談經驗性

文|吳敬芊
在準備書寫這篇藝術評論之前,就有一個非常大的焦慮在心裡面盤踞——藝術評論被期待長什麼樣子?什麼才是好的藝術評論?要怎麼寫才是好的?書寫的方法和狀態有很多種,不同的架構可以達成各種各樣的閱讀效果,根據文章類型的不同,字句的形狀也有所不同,寫作的狀態也深深影響文章給人的整體感受,而我是很依賴寫作狀態的類型。對我來說,能夠開展讀者對於作品的想像就是好的藝評。那麼要怎麼讓人覺得有興趣、有趣?自己覺得有趣、想要分享傳達的心情就會讓別人有興趣,這樣就好了,而此時此刻又馬上有另外一個聲音覺得,這樣想是不是太過自己?真的這樣就好了嗎?——我到底該怎麼寫?

誰的城市:以朱盈樺和紀凱淵的作品為例,探討駐市創作的形式路徑

文|王瑀
我對當代藝術產生興趣的起點,是在某次觀看、理解當代藝術作品的瞬間——忽然意識到自己和世界的關聯性,即使是原本無感的嚴肅議題都有了想暸解的想法。或許是因為意識到自己和世界的關聯性之時,發現了介於二者之間的「地方」的重要性,並好奇是什麼樣的因素使得個人或群體,能對身處所在產生想像和認同,並建構出地方。我逐漸執迷於「地方」這個詞彙,亦展開了後續以「地方」為議題的創作類型的關注,總是試圖藉由藝術家之眼認識、理解地方的不同面向。

從海上看向人類,以紀實影像作為關注社會的藝術行動     

文|林詩樺
盧昱瑞的攝影以紀實攝影為主,主題多是台灣常民生活中熟悉卻不易被注意到的場景,如城市邊陲、村落、海岸,以及其中的人物群像、勞動過程等。除了在海馬迴所做的展覽外,2013年出版的《打狗漁村》,[2]是一本較完整收錄其攝影與書寫的著作。從展覽及書中可見,他的攝影與「人」很近,不是遠觀、旁觀的紀錄,影像中人物工作的手與鏡頭的距離,抑或是在小吃攤上緊靠著的鄰座拿著酒瓶說話的人像等等,皆是一種極其貼身的觀察,才能拍出的紀錄視角。

再談記憶,家庭影像的翻玩小劇場-朱韻蓉《Photo By》

文|梁佳欣
自1839年攝影術發明後,技術的普及讓操作攝影機械的門檻下降,影像如今已氾濫於你我日常。然而,影像的記憶和人的記憶之間仍存有空白,那些無法被明確定義的模糊背景,同時也是記憶的過渡空間,需要人與物,亦或是人與人的互動,方能清楚著眼於這些記憶交錯之處。

當展覽成為座標——成為一種絕對空間的可能

文|陳世育
絕對空間(藝廊)沒有像過往展出的作品那樣,由於作品成為主體而成為載體;沒有因為「超級工程」的介入,而隱藏或改變自身,反而彰顯了空間自身原有的一切,兩者攜手成為一體。

跳脫一個無盡的迴圈:「超級工程001—水管狂熱」張程鈞個展

文|莊棨惟
因此,若我們再回頭理解展覽的標題「水管狂熱」(Pipe Mania),這個標題源自於一個經典的益智遊戲,而遊戲的核心是在有限的時間內處理漏水危機、一場緊迫逼近的災難。對藝術家來說,危機的號角是當他臨近海邊時所聽到的轟隆巨響,而藝術家的最終解決方案,就是將這樣的危機帶進展場、帶到觀眾眼前,並期望以眾人的力量去截開這樣的迴圈,將困在這股力量中的人們解放出來。

「榮光」的解構與結構─「2023臺南新藝獎:匯聚的分岔點」

文|盧澤霆
資訊爆炸創造了具有混合性質的媒介體,使其具有複合又複義的交織關係。因此,「榮光」既是曝曬於《重返榮耀》的螢幕光,也是《成功敘事學》的投影光。憑藉著這榮光,意識中出現了虛幻構築的虛構世界與展現真實性的非虛構世界,兩者相互混合編成的一種審視自身與影像經驗。

當代藝術與當地的互動―「以北海道藝術家之眼」為例

文|蔡宗祐
我要說的是,作品一旦展出,本來就會與外面互動,與現實世界互動,也與藝術世界互動。互動就是一種參與,即使只是看,也會留下什麼。美其名地得到「參與本身就是一種藝術」,但是到最後還是自己人同溫層的互動。而強調互動參與的作品,辛苦回應現實的結果不多,回應藝術的挑戰更少。

 < 1 2 3 4 5 6 7 ... 11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