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ews 評論, Tainan 台南事, 全站文章

關於「陳哲偉個展─HOWL in Howl Space在齁空間裡嚎囂」

2013051300

 

第一部份|陳哲偉 E-mail採訪 2013/3/13

 

HOWL in Howl Space 在齁空間裡嚎囂

陳哲偉個展

展覽自述:

1955年艾倫金斯堡以一首散文詩「HOWL」賦予當時年代重要的意義。2013年我使用與齁空間同名的散文詩作為個展主要參照的文本,藉由進入詩本身,從中延伸金斯堡與我的詮釋與想像,誠實表達內心所感。混雜著直觀、幻想與激情,並存個人經驗的苦處在齁空間詩意性地展出。這場嚎囂大致上分為三個層次,我對艾倫金斯堡;我對台南齁空間以及一直以來自我的探索。

Q:可不可以先談談自己作品大部分處裡的題材,以及處理方式(例如影像 攝影)?

我大部分的作品其實都是從我自己出發,環繞在各種記憶的軌跡,像是愛情、親情、死亡等,個人感官與外在世界之間的互動。在時間與空間不斷的建構中,我在裡頭去混雜著個人記憶與想像去進行描繪與訴說,我希望那個語言是安靜緩慢具有一種姿態的。

我創作的媒介通常是攝影、影像與文字,但不管是那種,最終的出口都還是影像,也就是說即使是作品裡的文字我都視之為影像。

Q:那麼,影像似乎是你作品中主要的詮釋媒介,你怎麼看待影像,影像在你創作中重要意義是什麼?

這樣充滿媒體資訊的年代,早就已經充滿奇觀式的影像,所以影像對我來說只是一層非常薄且透明的薄膜,然而如何在裡面置入敘事與情感的累積,進而去建構深度對我來說才是比較重要的。

另一方面,影像對我來說其實是滿文學性的(或許在剛剛的回答是我將文字等媒介視之為影像),在某個程度上我會藉由文字(不論是旁白進行述說或是直接出現文字)去創造一個比較抽象的概念,於是就在它與影像兩者交織過程,產生許多豐富與有趣的可能性,因此有了不同詮釋與觀看,延展影像的涵義。

Q:在你作品中可以看到題材,主要圍繞在關於親人、情人、死亡、記憶的消逝、甚至是生活周遭取得的題材作為連結,有的是虛構的,有的是真實的,想透過作品傳達什麼樣的概念或想法給觀者?

我想透過不同形式和途徑,去思考和重新建構對於世界的理解,而期望我們原本認知的真實也會逐漸崩解。所以即使從我的生命經驗出發所創作,都還是會混合自己的想像,於是就在不停拆解重組過程,希望將作品延伸出一個域外之境,也就是除了指向自己的狀態之外,都會指向一個「遙遠的存在」。有許多朋友會覺得我的創作顯得悲觀與絕望,但我都還是期望在那背後其實還是有一絲希望,也因為只有在徹底了解自己的痛苦,才會知道自己究竟要釋放什麼。

觀者在閱讀的過程中,通常會加入自己的生命經驗與想像,而有屬於他們觀看方式,於是像是有一把共通的鑰匙去打開我們之間的關係。

Q以詩集、文學作為文本是你創作的一貫模式嗎?為什麼選擇這樣的方式?

文學作品不一定會成為每次作品的文本,但像是我創作的水源,不可缺少。每次選擇題材也必然跟當下生命經驗有關,藉由閱讀經驗去體現文學作品裡某種精神狀態(並且結合當時的生命經驗),像是作品《寫給L的十三首詩在二次大戰時》或《Brother’s Death》與莒哈絲有關,那種對於生命與愛情的自溺、喃喃自語與荒蕪;作品《註定消逝的悼念》迴盪在心中的是普魯斯特對於愛情消逝的話語等。

這次在齁空間個展,選擇艾倫金斯堡的《嚎囂》一開始是兩者同名的巧合,那不經意的巧合,於是我開始想像彼此關係,或是和我的關係。我並不是忠於原著,而是希望可以有一個平行或是交叉呼應,形成對話的過程。艾倫金斯堡用自己的故事和赤裸的文字,去詮釋了極為「自我」的作品,某種程度與我非常類似,我相信緊貼內心的創作,往往可以反映出最真實的一面。

第二部份|作品說明

01 預言 Prediction,影像裝置,依空間場域而定,2013

我選擇數個當代社會文化事件(都更、關廠工人臥軌、核四、油電雙漲、李宗瑞事件與同志婚姻權)的影像,搭配艾倫金斯堡「嚎囂」詩裡的部分段落,透過繪製於玻璃上的影像閱讀文字,這些文字似乎成為一種預言,跨越時空間的限制,開啟一把共通的鑰匙,用某種暗示的姿態發聲。

Slide1
預言 Prediction,影像裝置,依空間場域而定,2013

02 三月二十五日 Mar 25,影像裝置,依空間場域而定,2013

一九五七年美國海關人員因淫穢之由,扣檢五百二十本在倫敦所印製的平裝本「嚎囂」詩集,對於這個事件當時台灣報紙並無任何的相關報導,於是我重新製作一份舊報紙,將這則新聞置入;另外於展覽現場放置五百二十本詩集,在二〇一三年三月二十五日之後,觀眾可以自由將詩集帶走。整件作品還原當時某部分的遺憾,並且希望可以藉此填滿所留下的空缺。

Slide2
三月二十五日 Mar 25,影像裝置,依空間場域而定,2013

03 我的心與你同在羅克蘭 I’m with you in Rockland,影像裝置,依空間場域而定,2013

「嚎囂」在一開頭便說明整首詩獻給了「卡爾.所羅門」,卡爾是艾倫在精神病院所認識的摯友,則羅克蘭代表當時他們所相遇的精神病院。我拍攝曾經住過精神病院的朋友,在影片中他們說出自己的故事。影片中我刻意在段落間穿插「I’m with you in Rockland」(我的心與你同在羅克蘭),呼應整首詩不斷出現重覆的節奏。另外展覽現場安置一張乒乓球桌,象徵詩中所談論對於精神病患者帶有荒謬的治療方式,至今精神病院仍然提供乒乓球的職能治療。我將這件作品獻給我的精神病友們。

Slide3
我的心與你同在羅克蘭 I’m with you in Rockland,影像裝置,依空間場域而定,2013

04 母親 Mother,聲音,1’52” (loop),2013

答案在窗口/答案在窗口的陽光/我知道那個答案/結婚吧艾倫不要吸毒/答案在窗櫺/在透過窗口的陽光裡

艾倫的母親臨終前留給他一封信,所謂人生追尋的解答。我在齁空間天井之處,播放母親所說出的這段口白,話語宛如是她內心深處對我傾訴的期待與盼望。作品安置展覽的尾端,彷彿有一個出口,在離去前依舊帶有一絲希望。

04 母親 Mother,聲音,1’52” (loop),2013

第三部份|陳哲偉展覽感言2013/04/17

展覽最後一週,想起前次個展在南海藝廊至今兩年間,生命中從未停止墜落與難堪的碎裂,失去到失去間而我又是如何成為現在的我,來回逼近自己存在的過程中,揭開狀態發現裡頭全然的空虛與匱乏,我意識到創作只是讓我找回那些生命所缺乏的。

我想起普拉絲在死前編好自己詩集「Ariel」的書目,刻意安排以love(愛)一字開始,以spring(春天)一字結束,那是她對生命仍有期待的表現,或許大家在閱讀普拉絲難以看見希望,但我覺得普拉絲還是期望能在離去依舊有一絲希望。當初佳璇問我要不要更換展期,我是如此堅持,希望能在春天展出, 即使春天綻放的櫻花不過是皮膜爆裂四濺的爛肉,而生命也是如此走向毀壞的過程,我依舊盼望看見生機與希望。創作背後我企圖進行著一種療癒,過程是痛苦的, 緩慢的挪移釋放,唯有了解自己的痛苦,才會知道究竟自己要釋放什麼。

當初選擇艾倫金斯堡的「嚎囂」一詩,其實是與空間同名的碰巧,然而在創作的過程中,我彷彿藉由他的詩(亦或是他的眼睛)中看見自己那些我們的相似之處與那個懦弱的自己,於是除了告解靈魂裡溫柔的隱密,艾倫讓我知道更無懼的面對我們內心真誠的感受。整個展覽就成為我們之間的關聯,試圖從時代的外部到內在的私 密,消弭其中時間的量化,以極個人的姿態回響著這首偉大的作品與他最真切的創作思維。

最後想要感謝一直幫助或關心我的朋友們,當然還有我的家人,謝謝你們。

http://www.cheweichen.com/

※以上全文內容由齁空間提供轉載。

註:AOFA觀察者2013-05-13上傳之文章

Share Thi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