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ews 評論, Tainan 台南事

遭遇帶—方偉文作品的某個角度

文|許遠達

IMG_1565記得某個悶熱夏季午後,那是個頗有年紀的農舍老厝,方偉文來訪。閒聊間談到我室友種植的仙人掌葉片為何會變形增長,是「綴生」,他說,並向我解釋了綴生的概念。那時他正持續地壯大他仙人掌植物園的規模,是個幾百種的仙人掌的園區。那是我第一次聽到「綴生」,這個植物的專業術語。雖說是閒聊間提到的專有名詞,但令人訝異的是,這個專有名詞卻在我不大靈光的腦袋記憶區裡刻印下來。因為,方偉文的作品總讓我聯想起綴生的形態⋯⋯,不論是概念上或者是視覺上。

那什麼是「綴生」?

綴生又稱帶生( Cristation or Fasciation) 是一種自然界生物的變異狀態。是植物非正常的不確定無限增生。但是綴生並不是植物的病變,而是自體樣貌的增生變異。植物綴生的方式是植物的頂端分生組織不斷地倍增、分生,並扁平化地行橫向發展為不確定形的帶狀體。簡單的來說是植物面對環境的改變,而非常態無限制增生的現象。

對我而言,綴生所顯露的就是遭遇帶,是個體與環境的遭遇帶。若以此概念對應到方偉文及「習慣動作」所展出作品上,我們可以發現許多對應的特質。以「花月夜」(2005)來說,無論是昨上角植物枝幹的不斷重複的質感描繪、一朵朵鮮艷的不知名花朵、左下角的岩石、還是畫面主軸不知名物體(生物?)的內部及外部質感描繪,抑或是那兩輪反覆片狀物所組成的圓形物體,都呈現了一種反覆卻帶的些微差異的,彷彿是自然界裡綴生的植物,從原初的形體開始,無限地增長為全然特異的個體。就像是方偉文在他創作自述裡面所說的「簡單的說,作品主題主要是從自我和世界的探索和遭遇開始,兩者無法明確分辨…」方偉文的作品,就是他個體在遭遇外在環境過程中的痕跡。他在每個遭遇的當下留下痕跡,就像是不斷分生的頂端分生組織,提供了不確定的無限制增長,最終形成了甚至連方偉文在作品創作原初無法預測及掌握的結果。

潛意識的吐露是形成方偉文作品綴生重要的運作形式,咀嚼著身體日常所碰觸到的生活點滴,社會規範、文化習俗及生活周遭人事物等細節,等待某個時間點吐露日常生活碎片,意不再形成一規整邏輯抑或論述,而在於在每個時間點表達感知。也因此,他的作品形象並非它者的鏡像,而是經由自我身體直接感受下的真實影像。也就是說方偉文作品影像來自他身體對自然環境及社會環境的遭遇感受,藉由遭遇吸收並釋放感受,形成獨具生命的綴生型態。這也就是何以方偉文的作品總是表現著某種強烈地域性的生命感,因為他的影像並非既有的形象再現,而是潛意識吐露的個別生命形象。也就是說他不以既有的文法及語法再現形象,因為既有的文法及語法包含太多的社會規範與意識形態。藉由個人身體與環境遭遇帶間的隨機往返吐露潛意識,綴生不知名形象,增生自由形體。

註:AOFA觀察者2013-12-14上傳之文章

Share Thi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