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ews 評論, 全站文章

印尼日惹工程師藝行者——Lifepatch – citizen initiative in art, science and technology,

Lifepatch成立于2012年,是一個以社群為基地,混合科學、藝術、科技的創作形式,製造創意與各種應用裝置/方案。以九人為中心成員,在日惹小水溝旁的房屋為活動據點。依成員各自擅長的事物,開發生物學技術、數位科技等的藝術/科學教育工作坊。目標是透過科學技術的活用,創造事物推展的最大效果,串聯海內外人力資源、天然資源、開發其他資源。雖然還在起步階段,作品也還具有某種程度的形式化及未成熟性,但其社群交叉協作的概念與科技形式的創意,讓他們在印尼視覺藝術占有獨特位置。

Lifepatch不太像藝術家,也不太像做社群計畫的藝術家,雖然他們的計畫多與大眾共做。他們不太會說自己不是藝術家,也不會特別說自己就是藝術家,而更是一個混亂的非純種狀態。這些強調「自己做DIY精神」、「DIWO精神」(Do-Ot-With-Others)、玩樂新創意的工作形態的工作者,更像是一群頭腦聰明work hard play hard的精英工程師藝術家。用工作坊的形式推展有趣的生活提案,標榜著科技/網路能改變世界的思想——更可怕的是,他們真的能做到。受過當代需求的生存訓練,他們手上擁有的技能是真的能改變社會、改變現狀,特別是在現代社會、科技時代、社群民主溝通、公共性的共產特質等發展。他們是能有實際表現的新基因公共藝術團隊。

就想法上來說,台灣的g0v零時政府就擁有這樣的特點,雖然他們還沒有跨足到藝術圈,但對我來說,他們已經是一群有趣有效的公共藝術家(日後再論)。

自成立以來,他們的腦袋做出的有效物件、獨特的冷調的視覺形式(圖一),讓Lifepatch經常受邀參加國內外各種奇怪或正統的藝術展覽,第十五屆雅加達雙年展、日本黃金町Bazaar、生物科技藝術展、煮食廚房亞洲巡迴展、遊戲機錄像節、各種小型藝術展⋯⋯。

2014090601
(圖一)圖片來源://lifepatch.org/

不過,比起參加展覽,他們更愛舉辦工作坊。在展覽場的作品只是自己計畫的一個部分,而非成品或句號的完結篇。從水、植物、生物、簡單機械、聲音、科技⋯⋯基本上,就是運用自己擁有的技術,與眾人溝通互動,讓自己對社群有某些程度但有效的影響力。(圖二)

2014090602
(圖二)圖片來源://lifepatch.org/

近年,他們也發展了幾個以河川為題的計畫,醞釀過程其實很像台灣樹梅坑溪環境藝術行動的籌備進程,以德勒茲所謂的根莖式連結,串聯各式各樣領域的朋友,對河川做一些改變現狀的事情。雖然他們有相同的方法,但出發點相當不同——對Lifepatch發起者來說,選擇河川的動機其實只是出自一種「浪漫」而已。

日惹的天氣早已經比台北要舒適涼爽。空氣飄著稍濃的浮沉粒子,攤販燒著木炭木柴滾著熱茶,河邊有人燒垃圾,混著小時候熟悉的農家氣息,空氣帶著令人不清爽的安心感。如同調查研究的腳步,Lifepatch成員與一位年輕的河川社區居民,騎著摩托車,從上午到傍晚,就這樣跟著一條河川,一點一點慢慢地走。他們沿水流南下,跟戲水的小朋友拍照玩耍,徐徐地跟居民聊天,看看依水而築的非法住屋,感同淹水時底層階級生活的苦難,看到各種動物、寵物、不同政治黨派,在同一條河川、不同段落分享著痛樂。在同一座城市,人們應該都有機會平等。具有農夫、科學家、瑜伽大師身份的Tri吐一口菸,淡淡的說——就只是一個想要浪漫的念頭而已。

太陽漸漸落下,燕子瘋狂地在河面上捕食晚間狂舞的昆蟲。在小橋上,人跟機車擠著緩緩穿過我們,橋杆上,河邊小孩神經地拿石頭丟鳥或丟向我們。晚風徐徐,蚊蟲肆飛,抽起菸,應該去喝些啤酒(這裡是印尼,你知道喝酒在穆斯林國家不是那麼如餐盛行)。

雖然這些跨域精英沒有如此企圖,但對山雨水來說,創意工程師,將是藝術社群計畫發展僵化中突破界面的一股新力氣。


「亞/熱帶亞洲當代藝術」專欄敘述

World_map_torrid

「我恨旅行。我恨探險家。」李維史陀在一本像磚塊的書開頭寫著。

那些人類學家們宿住蹲點的時代,旅宿的時間,從蜂蜜到灰燼,生食與熟食的對立,膚色間人們相互吸引或雄性排斥,歧視與欲望,文明與野性交位錯落,抵觸或補足,我們把它們凝結在一股熱氣凝滯的憂鬱熱帶裡。所謂熱帶,是赤道之間上下23度之間區域的總稱。一年至少發生一次陽光直射,且月均溫必定在攝氏18度以上,終年高溫,雨水豐沛與否決定性地影響區域的地景之象。它的週邊鑲著上下兩條亞熱帶,又稱副熱帶,有明顯的冬季,最冷月均溫在0度以上。

而亞洲,除了名為亞洲之外,幾乎沒有完整的共同之處,各區域豐富的原初思想模式,帶給當代藝術豐富的多向面貌,但「亞洲」逐步面貌究竟踏不踏實?被諸多眼睛仔細凝視的新崛起勢力,包含身在其中的我們自己,諸種生活方式都構成不同的評價標轉,我們眼中的藝術是否可能餵養著某種均值性的評價。

趁這股熱氣尚熱,加乘上當代政治與經濟與藝術的熱,熱亞洲,便是本專欄探討的課題區域。

猶疑的國族,游移的混種,本專欄也可能將處在有問題的狀態,因此只以個人心中的藝術想望為坐標。我們將嘗試築出比較文化藝術之不可能(或者無必要),尋找豐沛人間文化能量間,如何存於世的一種未知態度。

與此同時,亦不能忽視西方也將再度崛起。

 

Share Thi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