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lab實驗, 全站文章

鹹鹹

目前,我仍持續的做訪談,用訪談的方式和他人接觸是一件特別的事,用他人的眼光回顧城市的故事,總是可以發現時間推移中,城市的許多層次,但是,有許多故事是訪談稿無法收錄的,譬如說:本計劃試寫的「密碼」一文的開頭故事,就確有此事,到現在仍有人留有那樣的密碼,而那長長的堤防則來自旗津的海岸,這幾年手邊累積了許多聽說,總是流傳在城市裡,短短的卻具有某種象徵性,對我來說,那如同某種故事的開頭,我想要將這些聽說做改寫,成為某種奇幻性的地誌書寫,運用魔幻寫實的方法,將城市的氛圍與聽說編織在一起,將某些人性與臉孔放入,對我來說也如同編寫成人的童話。

過去在書寫時,我都會先寫好架構,再把內容慢慢的填進去,不過這次,我想要先寫寫,跟著書寫的腳步走,我不太知道能預先知道本計劃的架構,但繼續寫下去慢慢的有一個量,也許就能出現某種邏輯,我遇到的那些聽說,將做為開頭,或者結局,或者其中的片段,而那必定帶著某種鹹鹹的味道。

以高雄作為舞台,從現有的地景中切入,加入虛構敘事,虛構與現實之間的交叉書寫,讓我寫來十分過癮,書寫的過程我穿過現實的縫隙,也讓我深深覺得做訪談,讓我感受到很真實並具身體感的高雄,每當要鋪陳某些場景,那些真實的某刻,總是歷歷在目,而那些傳說穿越在場景之間,而得以漸漸立體,或者可以成立某種斜面。

我想要再多寫一些故事,在八五大樓、愛河、高雄港之間或之外,那些邊緣,荒無許久的角落,是故事長出的土壤,如此豐饒。

Share Thi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