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lab實驗, 全站文章

性、身份和距離的多項式

photo credit: yuming

 

隔著一層紗布,我手指底下就是她的身體,年輕而豐盈的肉體。

我們各自嘗試了幾個喜歡的姿勢,觀察她身軀呈現的姿態,彎折處皮膚的皺褶堆疊,以及線條起伏的美感。她背對著我,裸身半趴在磨石子地上,用手肘撐著上半身,任我隨意調整雙腿的角度和開闔,試圖找到那個我喜歡的,身體圓潤的部分和平順的部分交接處,才有的那個坎。

我將紗布沾水,小心翼翼地將第一層仔細順著她身體曲線貼合,為了複製她皮膚的肌理,以及貼身小衣上極為女性的蕾絲圖案,用指腹輕柔地將石膏粉推開抹勻。一面繼續動手,一面思考更私密的位置要如何貼合皮膚與材料的同時,我像是忽然想到她(這個活體)可能會有的不適,便輕聲提醒。過程中我完全可以感覺到指腹底下肉體健康的彈性,但直到覆蓋了三層紗布之後,我起身觀看,才感覺她姿態誘人。而我誠實地面對自己,剛才的工作過程中,我覺得自己的狀態完全和之前處理山羌、山豬等動物時的工作狀態一般無二。

我向她坦白這個莫名其妙的、好像不該是這樣,卻又真實如此的心理狀態,她聽了哈哈大笑。於是我問她:「那我剛才這樣摸妳的時候,妳有什麼感覺?」她回答:「跟做人體模特兒時差不多,就是在工作。」

可以說明的,只有我們都對此保有相當的距離。不知道是否可以稱之為藝術家「專業的距離」。

那天,我是受邀去協助她完成這件工作的,但在過程中我忍不住思考,如果今天邀請我的是一位異性藝術家,不管是使用我的身體,或是使用他的身體,完成這麼親密肢體接觸的工作,我真實的狀態下到底會是什麼,對方又是如何?

「在學術完美的掩護下,我可以非常平靜地面對眾人,討論我對於種種關於『性』或是『慾望』這類議題的觀點。但是就私人領域來說,我是不那麼容易跟人談起這些的。但我還是很難想像,今天我躺在這裡,任由一個異性藝術家觸碰我的身體,我到底會怎麼面對。畢竟肢體接觸能夠『觸碰』到我的部分可能會『超越』言語。」

「而且雖然我性取向絕大多數是異性,但還是覺得女人的身體對我而言是很有魅力的,像我就很喜歡這裡」說著我在她身上用手指畫出那個範圍「而且妳的膚色好均勻喔,都沒有穿衣服造成的痕跡。」

「但是我剛才在工作的時候,就覺得妳的身體對我來說好像是就是物啊!」我說。

「可是躲在學術後面討論『性』這件事情,這麼有距離,是不是就失去它有趣的地方了?不過在關於人體的藝術工作上,好像就會把人體當作物來看待 ㄟ。」

「我聽說過情侶檔一起做人體模特兒,然後男生竟然勃起了」她說。

「好不專業!」我們都笑了。

「但我覺得用學術(藝術)之名包裝慾望之實,真的非常爛,也可以先做愛完再工作啊」她繼續。

「如果真是這樣單純,那又哪來這麼多(大)藝術家和模特兒的情慾故事啊?但是我覺得,的確,利用學術的屏障作為保護討論『性』,好像就會失去有趣的部分了,畢竟這是跟慾望連結在一起的,沒有慾望的討論慾望到底是在討論什麼呢,但是如果陷入慾望之中,那就只是一個『人』,是沒有辦法做作品的。」

她點頭同意我的話,然後我們又陷入沈默繼續接下來的工作。

只是後來讓我繼續思考的是,如果當專業的人體模特兒,也是保持距離,自在地將自己的身體公開、展示給創作者,作為描繪的物件,那似乎同樣也失去了描繪人體的有趣之處,只剩下對於物件複製的練習。而藝術家(在創作上)表達『慾望』,特別是『性』的困難之處,就在於必須保持專業的距離,避免成為慾望操縱的對象,卻同時又必須要展現慾望。跟憑藉學術之名的保護而能對此議題侃侃而談的我一般,怎麼不確定自己是否如何思考都只是在隔靴搔癢,戳不到痛點了。

 

Share Thi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