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lab實驗, Reviews 評論, 全站文章

ART HK 11—我翻過Andy Warhol那頁之後,卻什麼也看不見

文|羅展鵬

伴隨著飛機降落的暈眩感,我提前來到香港,參加極受注目的「ART HK11」開幕。當巴塞爾與香港藝博會合併的消息一傳出,即宣告著香港藝博會在亞洲的重要性。當我穿越過巨大的「Art HK 11」拱門,可以望見參展畫廊的老闆們臉上都掛著各種不同的色彩,有臉色蒼白、滿臉蠟黃、還有嚇到黑的;定睛一看,原來是來自不同國家的人種,可以想見這些來自世界各方的老闆們對於此展重視的程度。

佈展前的會場顯得格外肅穆,隱然飄逸著一股肅殺氣息,靜謐地嚇人,偶爾傳來稀稀落落的紙箱木箱拆裝聲。不一會兒,陸陸續續也有許多畫廊陸續抵達,進入會場後多半習慣性的手插著腰,望向空無一物的展牆,神情卻像一望無際似的,其詭異莫測的表情,筆墨難以形容。但當佈展商一一將放著作品的巨大木箱運了進來,各家畫廊的老大們,卻又立刻精神奕奕地立刻拿起工具敲打或指揮人員若定,彷彿剛剛的神遊只是南柯一夢。無論中外,畫廊的老大對於周身環境的感知能力,都敏感的令我咋舌。越接近午夜,佈展完成離去的畫廊越多,穿越一件件大師們的名作走向出口,場內的燈火逐漸熄滅,回頭一望,只聽見一個外國佬用英文低聲說「來吧,大戰一場」。

今年的「ART HK11」有超過250間來自38個國家的畫廊參展,展場主要分為「ART FUTURE」及「ASIA ONE」專區,分別位於展場的一樓及三樓。「ART FUTURES」主要展出全球各地新進優秀畫廊所屬的年青藝術家之傑作。而三樓則分為「ASIA ONE」及「ART FUTURE」兩個展區,「ASIA ONE」是以個展為主的特區,也是一個全新展區,主要展示來自土耳其、中 東、印度次大陸、澳洲及紐西蘭,以及北亞、東亞和東南亞藝術家的作品。「ART FUTURE」則是為開業五年以下的年輕藝廊為主題所設置的專區。

VIP之夜,原本許多三樓的畫廊擔心的問題一掃而空,展覽的動線安排的很恰當,引導至三樓的告示也很明確,無論是三樓或樓人聲鼎沸擠得水洩不通,放眼望去都是身材高挑、前凸後翹的洋妞與西裝筆挺的老外,當然也有需多衣著光鮮的型男靚女,台灣藝廊在一樓的有「誠品畫廊」、「索卡」、「新苑藝術」等,位居展區三樓的則是「大未來耿畫廊」、「林舍」及「也趣藝廊」,各個畫廊也推出不同的台灣藝術家。今年參與「ART HK11」的藝術家分別有新苑推出的陳永賢、柳伊蘭、郭奕臣、王建揚聯展、「耿畫廊」推出吳天章個展、「林舍藝廊」推出陳界仁個展,「也趣藝廊」則推出沈昭良個展。

與往年一般的一樓展區散佈著世界各地的畫廊,如「Gagosian」、「White Cube」等大畫廊也都各擁重兵,坐鎮在主要入口,還有著許多教科書上看的到的作品也都陳列各處,琳琅滿目,令人目不暇給。

林舍畫廊林岱蔚表示「ART HK」辦的一年比一年好,大家都十分注意未來與巴塞爾合作之後的變化。關於此次特別成立的「ASIA ONE」及「ART FUTURE」,林表示一樓展區大部分仍是以西方品味為主,亞洲品味則放在「ASIA ONE」,就他的觀察,大多數的藏家仍是希望在亞洲看到屬於亞洲品味的藝術品。今年是「林舍畫廊」第一次參與「ART HK」,畫廊表示感受十分良好,除了認同「ASIA ONE」的設置是三十間藝廊的策略正確之外,以個展形式的展演呈現,對於藝廊及藝術家本身都達到了良好的曝光效果。

耿畫廊Shelly表示「ART HK」是亞洲目前最國際的展演平台,藝廊的素質及地域都很廣泛,參觀的人次及國籍都十分眾多及多元,從學校及國內外的重要收藏也都做到良好的宣傳,雖然一開始會擔心此次特別獨立出來的「ASIA ONE」會影響參觀,但展出幾天後,反而聽到意外的好評,Shelly認為因為「ASIA ONE」設定的個展型態以及展出的藝術家對於國際藏家都較為新鮮與年輕,不僅提供了有別於西方的亞洲樣貌,展場規劃也開闊許多。

「也趣藝廊」的恂恂表示這次博覽會整體來說十分成功,從藝術品的多樣性以及價格來說都滿足了大部分藝廊及收藏的需求。同樣參與「ASIA ONE」的「也趣藝廊」也表示這次的個展型態設定很恰當,由於「ASIA ONE」都是以亞洲的藝廊為主舉辦個展,易於區隔開相較於許多國際博覽會經常見到的西方品味,此舉也有在香港舉辦博覽會的意義。

受訪的畫廊都有共同的交集,除了大多肯定ASIA ONE帶給整體博覽會的新意與多種選擇,言談之中也都憂心於對於巴塞爾與香港藝博會合併之後會帶來西方品味的猛烈砲火,但也不可否認地同時也使許多西方世界的收藏家得以見到亞洲的藝術品,如「也趣藝廊」便表示此次沈昭良的作品頗受德意志銀行總裁的青睞,無論如何,「ART HK」無疑的在當前的藝術市場具有相當重要的戰略位置。

ART HK11」五光十射與百家爭鳴令人目眩神迷,眾多的藝術大師如Andy WarholDamien Hirst等藝術巨獸更將我啃食的體無完膚,同一棟大樓裡,佳士德正在舉辦拍賣,宣示著亞洲藝術新天王的冠冕戴入誰頭,為了慶祝這位新天王的誕生,我獨自走向羅大佑耳熟能詳的名曲中的地點「皇后大道」,四面高樓遮住天空,車輛來去如飛,我逕自瑟縮在行人川流不息的街道中的一角,像隻流浪的小貓,辨認方位。我想望著台灣的方向,卻見一排排雞舍般的高樓擋住了我的視線,垂掛在空中曬著太陽的粉紅色女性丁字褲,兀自在空中飄蕩,伴隨著波音七四七劃破天際的隆隆聲,我輕哼著……《皇后大道東》

 

皇后大道西又皇后大道東

皇后大道東轉皇后大道中

皇后大道東上為何無皇宮

皇后大道中人民如潮湧

有個貴族朋友在硬幣背後

青春不變名字叫做皇后

每次買賣隨我到處去奔走

面上沒有表情卻匯聚成就

知己一聲拜拜遠去這都市

要靠偉大同志搞搞新意思

照買照賣樓花處處有單位

但是旺角可能要換換名字

這個正義朋友面善又友善

因此批準馬匹一週跑兩天

百姓也自然要鬥快過終點

若做大國公民祇須身有錢

(作詞:林夕 作曲:羅大佑 原唱:羅大佑、蔣志光)

Share Thi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