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xt 脈絡, 全站文章

關鍵字相對論_Le droit à la ville/接近城市的權利?

droit-ville政治恨藝術,政府恨不得把喜歡鬧事的藝術家通通抓起來。麻煩的是,這樣一來只會把事情鬧得更大,把藝術家的知名度抬得更高,彷彿動用警察幫藝術家做免費的廣告。比如艾未未。他被逮捕期間,全世界都在艾未未;等他被放出來,就沒人艾未未了。在《ppaper》的雜誌訪談裡,艾未未說,台灣是多麼好的一個地方,「你們就不會在那邊鬧點事嗎?」換個問法,「你們台灣藝術家就不會讓政府多恨你們一點嗎?」

艾未未把鬧事當藝術,和情境主義國際的主張是一致的,鬧事等於動搖了日常生活的秩序,創造了一個擺脫權力控制的情境。不過,我們可別搞混了,藝術並不是拿來美化鬧事的藉口,讓鬧事看起來更有文化氣息,更合法,更正當;因為鬧事根本毋須藉口,造反根本不必有理,鬧事是每個市民的基本權利。這就是和情境主義者過從甚密的法國思想家亨利•列斐伏爾( Henri Lefebvre ),於一九六八年所提出的概念「Le droit à la ville」,英文一字不差地翻成「the right to the city」,中文的譯法卻很離奇。

離奇的是,間接譯自英文者,常常會翻成比較符合原意的「城市的權利」,反而是直接譯自法文者,翻成了讓人有看沒有懂的「接近城市的權利」或「進入城市的權利」。二手翻譯居然比一手翻譯更忠於原文,我們可真是活在複製品比原作更真實的後現代啊!什麼叫做「接近」城市的權利?我們難道是活在鄉下嗎?今天還有鄉下嗎?列斐伏爾所謂的「城市」,指的正是現代國家以市區為中心,將郊區、鄉村、甚至大自然整合在一個非常理性的空間體系裡,使得我們不再需要「進入」城市,因為我們根本逃不出去,我們住在海邊,海邊有核電廠;住在山上,山上被快速道路切開,我們全部活在無邊無際的城市規劃裡。

註:AOFA觀察者2011.05-2012.03期間發表之文章

Share Thi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