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ews 評論, Tainan 台南事, 全站文章

從他方到地方——論「熱帶天堂-合界」張新丕個展

評論展演:【熱帶天堂-合界 — 張新丕個展】
展覽地點:台南,絕對空間
展期:2021.4.24-2021.5.30

 


「熱帶天堂」展場一景。圖片提供:絕對空間

 

文|朱弘煜

 

進入展場,炫目斑斕的色彩如熱浪襲來,一如標題所示「熱帶天堂」,濃烈而耀眼。

熱帶與天堂可以說是同義複詞。自大航海時期以來,西方殖民母國對於熱帶殖民地的「建設」開始,便開啟了對於這塊豐饒之地競相追求,他們以熱帶天堂描述「遠方」,並將浪漫想像根植於「未開化」的大地。經濟作物大量種植,改變了原始的自然地貌,運作模式漸趨專業,即便到了民族主義興起、各國獨立的當代,多數殖民地仍離不開對於經濟作物的依賴,全球貿易鏈便在這種由他方控制而略顯荒誕的模式中被建構起來。這樣的熱帶天堂,背後所代表的,不僅只是當代旅遊度假那般娛樂性的存在,更多了一層謀生的經濟意涵。

而對於張新丕來說,熱帶的島國正是他的故鄉。台灣歷經多重殖民統治,奠基豐碩的農業基礎,自日治時期而來的茶、糖、樟腦的農業經濟作物規劃,更間接影響戰後的農產發展與佈局,建構起台灣的農業地景。在藝術家的作品中,從早期的蔗糖產業,到晚期的檳榔、鳳梨、香蕉、椰子等,大量的南國經濟作物都成為繪畫題材。其中,又以檳榔樹(菁仔)為主要的對象。

綜觀台灣檳榔產業史,土生土長的檳榔樹在過去是常見的景觀作物,卻因嚼食檳榔造成觀感不佳而受到社會約束。解嚴後政治與社會大力統整的八十年代,檳榔無疑成為了當時台灣人,強調個人自由強而有效的抒發口,因此種植範圍遍及山林田野,成為台灣僅次於稻米第二大產值的農業經濟作物。藝術家的工作室便坐落在屏東內埔的菁仔園當中,在留學歸國後的三十年間,投入故鄉默默創作,一個廣袤地景中再熟悉不過的日常風景。

於是,檳榔樹便作為一種象徵「台灣」與「地方」的符號,在展場內遍布出現。映入眼簾的是立體作品《方格之內》,十幾株被砍下的檳榔樹頭集中於展場入口處,對應著牆面上的平面作品《沁心》,現場光線斜射下,土地宛若自畫面中延伸進了展場內,溫暖而立體。

 

《方格之內》,尺寸依場地而定,檳榔樹頭,2021。圖片提供:絕對空間
《方格之內》,尺寸依場地而定,檳榔樹頭,2021。圖片提供:絕對空間

 

而在每幅平面畫作中,檳榔樹皆扮演起不同的角色。如《菁仔園的光照(一)》中,昂然豎立成為畫面的主角;亦如《時尚靓妹的菁仔園》中成為相襯於檳榔西施後的配角;在《從菁仔園間距的那塊地開始》中,檳榔樹融入了土地之中,展現一種非主非次的角色關係;又或是穿越菁仔園的色光》中,以被砍伐的檳榔樹林,展現對土地變遷的關懷與憂心。在「人 – 物(檳榔樹) – 景(海景、田園)」之間的來回抽離與辯證,藝術家對於「地方」的輪廓也逐漸清晰。

這些畫作都暈染著南國的溫度。藝術家使用大面積的鮮豔飽和色調,甚至大膽使用螢光色,並發揮壓克力顏料可以任意疊加的特質,展現如液化般的色光效果。他在訪談中說到,在屏東如果太晚起床,接近中午的時刻,光線的刺眼程度會讓你幾乎無法分辨亮部與暗部的差距性。那是一種獨屬於南國的光鮮(knn-shenn)。空氣粒子積蓄著豔陽的能量,讓周遭的一切開始躁動。藝術家創造出一種肉眼無法企及的眩光視覺效果,如置身海市蜃樓般的似實似虛的幻境,將南國的燒熱(sio-juah),切切實實傳達給觀者。

熱帶天堂,從他方對於遙遠殖民地的美好嚮往,到地方對於自身家鄉的非常凝視。時至今日,滿佈經濟作物的田園風景,已成為我們對於熱帶地區的共同印象。張新丕站穩土地、回望故土,以自由的畫筆捕捉自由的陽光,刻劃一幅幅絢麗而堅定的南國精神。

 

 


About the Author|朱弘煜

朱弘煜,1995年生,土生土長台灣人,現居台南。目前為成大建築所史論組在職學生、建築師,以撰稿做設計謀生。建築作為社會真實(social reality)的再現,希望透過歷史理論與實務的雙重辯證,梳理「建築、場所、記憶」。信箱:hungyu1995@gmail.com




Share Thi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