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lab實驗

素材及物質

Read in English

 

「素材(material)」這詞在藝術領域中大量被採用,除了表述媒介[1] 的範疇之外,也簡單描述構成一品項的物理物質。識別某物是由什麼做成的,應屬一項單純工作,但我們老是描述一種類似關係、暗示性的可能性。

「展現」(manifest),即事物如何被製成、存於世以及它採用的形式,意味一種形式與組成物質不可分割的關聯。在這個情況下,我們的世界成為一種媒介,且我們的向度隨之而生。「展現」也可以只有「出現」的意思,但素材暗示了「構成」或化學成分。這裡頭也有一種複雜性,即實際上每個字面或實際意義中,都含有一種隱喻。我們透過意義、藉由比較程度相似的事物,發展出自己的理解。

例如「愛是一朵玫瑰」——玫瑰是物件,愛不是,但它們共享了一些易碎和美的想像性本質,甚至是延伸自個人經驗的其他特性。所以這種非具體的含義,並非一定準確可靠。若我們定義一件藝術品的素材或媒材是「木材」,是否我們就能想像從這件作品中找到、評議「木材」這種物質的所有特性呢?當然不是。選用木材可能沒什麼其他原因,只是因為藝術家習慣使用。對我來說這是一種重大崩毀,牴觸了藝術應有能力主張的整體性。基本上這是一項起因的結果,不受墮落的第三方——藝術家影響。就某種意義來說,藝術家應是創作本身附身的媒介。對藝術品構成素材(物質)的選擇,有可能成為對藝術品的某種污染。

在藝術及相關領域中,每個人都用「藝術媒材」這個詞彙或其他語言的相似詞彙。它代表你可以預期從隨便一家藝術商店中找到製造藝術的貨品,意味著你可以預期一件藝術品的組成。以前就有企圖處理這類預期侷限的藝術運動,例如 1970 年代義大利的「貧窮藝術(Arte Povera)」,藝術家用簡陋或類建材的貨品做藝術。但這些所有作為,仍只是強調貨品的侷限及非關係性。從這個角度來看,這場藝術運動其實不怎麼基進,它只是擴展藝術能接受的貨品範疇,然而形式與物質的斷裂問題仍在。

自從脫離教會和貴族的資助後,西方藝術一直在空虛中掙扎。這種掙扎已傳播至全球且持續存在。為了將藝術救回生存軌道上,有一項簡單的補救措施,即我們應該思考用「物質」(matter)及其同義詞取代「素材」(material)作為所有藝術語言的詞彙及原則。Matter 涵括所有 substances 以及所有具物理性質及量體的事物,且 matter 亦有題目或問題之意,在藝術脈絡中它代表 substance 及其運用是一種不可分割的整體。它將消滅轉譯(rendering),把轉譯留給教會和貴族的聖像畫和肖像畫;它代表了你可以藉由允許它們採取的形式,去探索你的 substances。它將解放 matter、藝術以及藝術家。再加上「低等意識(無計畫、忘卻所學、無技能)」的配套方案,直接處理最浩瀚範圍的 substance,而不去在你的概念中強加一條應導引至未來藝術的路。

 


[1] 媒介(medium)這個字也意味著某事物的「穿透」,例如通靈人或薩滿召來的靈魂。

 

(fiona cheng 譯)

 

 

Share Thi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