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lab實驗

三聯畫

Lewis Gesner 三世與 Lewis Gesner 四世繪圖。

Read in English

他們(已知的)兩個人是同卵雙胞胎。但其實除了這兩人之外,還有不為人知的第三人。他們的名字是提姆跟湯姆克恩,是一個美術團體,總是一起作畫,這點無論對藝術買家跟賣家來說,都是絕佳的噱頭。他們在當代藝術圈用「T & T」的名字闖蕩,他們所有作品也是署名「T & T」。這兩人有完美的對稱性,也因老在訪談中幫另一人回答未完成的句子,彷彿是共享同一顆心一樣而名揚四海。無論言談間或兩人同台登場時,其間的平衡都令人感到不可思議,好似其間有什麼不可見的東西。部分也是因為兩人共享了一個秘密,就是在他們之外還有第三人,看不見的。

有一種現象叫做「雙胞胎消失症候群」,即如果其中一個雙胞胎在子宮內死胎後,另一個存活的胎兒有可能會把死掉的組織吸收。T & T 在幾個方面都非彼尋常,他們不是同卵雙胞胎,而是三胞胎的其中兩個。他們兩人心靈相通,甚至在形成胎兒之前就已如此。但他們跟第三位兄弟沒有這種連結。三人共用一個密閉空間時,兩人並沒有跟第三位兄弟分享任何思緒或意識。T & T 的第一次合作在他們仍在子宮時就發生了。他們用臍帶窒息了第三個兄弟,一個捲曲、一個扭轉,他們的兄弟就死了。也很尋常地,T & T 吸收了殘餘組織。這是他們第一次的挪用,也是他們當藝術家成名的原因。

殺人者永遠都有被發現的恐懼。T & T 對生命中出現的每一個新來者永遠抱持懷疑的態度,擔心是未出生兄弟化身來做可怕的報復。他們常在房裡感到一種揮之不去的、像氣味或像一種張力。每次在藝術雜誌的訪談中,他們總是精妙地替對方完成未盡之句,當中也會有一種奇怪的停頓,像是等待缺席的另一人插話進來。又或者豪華禮車的車門總是打開更長一段時間,像是等待一位不會上車的人進入。

也因此,接下來的事對他們來說就沒什麼好驚訝的。那天下午真的發生了。當他們的代理藝廊打開大門、打開軌道燈時,發現 T & T 共同創作的大型繪畫被改了。右下角的木板蒙上了一層消不去的紅褐色的薄霧,畫作表面上像是用氣體噴上去的,拿肥皂水擦拭也無濟於事。一天之內,這些紅點擴散了,又過一天,這些紅點像黑夜一樣擴大又加深了。開始有更多展覽和藏家回報,類似的情況發生在 T & T 的每一件作品上。

一開始大家以為是醜聞,以為是他們使用劣質的顏料,乾掉後導致變質或褪色。但情況顯示它是一團更難解的謎。當他們在全球的畫作全都褪色成淺褐色的單色畫,分析卻顯示,畫作的表面、封在厚厚亮光漆下的,是血,是他們第三位合作者的血。畫作銷售開始因此停滯不前,工作室裡未完成的畫甚至也蒙上了同樣的現象。最後在一小群收藏家說是有新的東西值得收藏,逆勢而行買下所有畫作,把這些畫存放在兩處秘密的場所。雖然謎團仍在,但 T & T 知道,只有臨終懺悔才能揭露真相。

不過,藝術不就是人盡皆知的謊言嗎?

 

Share Thi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