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nan 台南事

描述缺席──「不在場。證明─臺泰兩地策展進駐雙向交流展二部曲」

Ornanong Thaisriwong, BANG LA MERD (The Land We Do Not Own)

文|盧澤霆
圖片提供|絕對空間

有別於首部曲《你存在,我存在》──藉由小人物不同的故事差異性,交織出與觀者自身的共通的連結,二部曲《不在場。證明》則是直然面對不存在的事物──透過存在的手法。因疫情的關係,面對面交流的場域成了「缺席」的存在。然而,因這樣(實體)的「缺席」,藝術家才得以延伸出透過線上(虛擬)的場域,在空中彼此交流,創作出因種種議題而存在的作品。所以,我們在這次展覽中如何看待「缺席」?

當缺席是一種淘空

這次展出的作品回應著不同缺席下的面貌。以Abhichon Rattanabhayon《駕崩之日》為例,藝術家透過影像,紀錄著泰國人民面對前泰王蒲美蓬•阿杜德駕崩當天的畫面。影片中,街上的人民聚集在一起,有的仰望天空,有的低頭祈禱,人們似乎等待某個時刻。原本平靜低迷的氣氛被啜泣聲所劃破,有的人跪坐念誦著經文,有的人站立高聲歌詠,好像又在迎接某個即將到來的瞬間。隨之而來的哭天喊地傳遍大街小巷,悲憤的氣氛直沖觀看螢幕的觀者。高漲的情緒在此刻得到釋放,如同燒開的水壺般,刺耳的哭喊喧囂一時,之後便隨著駛離的車得到止息。藝術家透過此作品,讓觀者面對著眾人的情緒,直視迎接泰王「缺席」的場景。從即將缺席到缺席的瞬間,觀者彷彿也經歷了一番洗禮,但真正的缺席──駕崩的信息,卻被藝術家所隱蔽,「缺席」的主體在此得到證明。

談到皇室,孫知行《皇宮水族館》充分地描寫現今人們面對舊時代權貴的想像──神聖性的缺席。談到神,林彥翔《山若有神:卷三土地神》則透過儀式般的探索,建構出神的輪廓──無所不在的缺席。或許,「泰國皇室」這文化綜合體的單一面向,透過在這些作品之間拼湊,雜揉出觀眾面對文化交流個體的看待方式。

當缺席是一種填空

游承彥《滯後的「娜諾」:雙重後殖民偶像速成計畫》透過「滯後」手法,探討文化「後缺席」的可能性。Ornanong Thaisriwong《非我之地》則是一人的多重獨角戲。女演員透過扮演著不同的角色──自我審查的人、老師、受事物擺佈的人,呈現不同的戲劇場景。兩件作品運用肢體動作,讓觀眾進入角色的內心世界,卻並非演員自身的內心真實面,種種的肢體限制成了一種剝奪,如同受制於牽線的魁儡──顯得自信,卻逃不過被擺佈的命運。筆者猜想,作品表面上,缺席的是言論自由;其實,缺席的是──主導話語的自主性。我們常聽到「人生如戲,戲如人生」,但若是在其中添上了一筆「缺席」,那恐怕「人生成不了戲,戲走不完人生」。可也因「缺席」所造就的不確定性,人生成了值得追求的一場戲。

「缺席」或許是對虛空的描述。我們可以試圖想像:面對虛空時,我們如何證明虛空是存在的。看那看不到的物品,聽那聽不到的聲音,聞那聞不到的氣息,嚐那嚐不到的味道,碰那碰不到的東西,想那不存在的問題,在間隙中尋覓,反而迷失於浩瀚的夾縫中。不如我們就將已知的形相、意義──地顯現──不管是人物、行為、空間的再現,或者文化脈絡下的蛛絲馬跡。如何讓「缺席」有不在場證明?當我們凝望虛空下──這些在場的事物,那便是最好的不在場證明。


關於作者|盧澤霆
在臺南慢活的臺南人,畢業於實踐大學工業產品設計學系。
對佛教相關的歷史、思想、藝術有興趣的佛教徒。
對當代藝術的多元性相當著迷;嘗試透過書寫,幫助自身搭建信仰與藝術之間抽象思維的橋樑。
聯絡信箱:andylutt0916@gmail.com

Share Thi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