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lab實驗

二、失敗的構成主義——藝術家的前線社會觀察

 

原題:藝術家的前線社會觀察——貴族幼稚園的13堂美術課 「二、失敗的構成主義」

 

圖|黃敏琪

俄國的構成主義(Constructivism)發展於 1913-1920年代,有人也把它叫做結構主義,但由於二戰後社會科學中還有另一個從法國來的結構主義(Structuralism),通常我不會把一戰的 Constructivism 譯為結構主義。構成主義的特色是反傳統雕塑的「減和加」(雕和塑),而由一塊塊的材料組構或結合而成,並且納入抽象概念,可說是現代雕塑的雛形。

第一次在幼兒園裡上陣教學,教的就是黏土課。材料包裡有一塊木板,有著大圓洞,我找了好多資料都找不到專有名詞,大概就是叫「門把牌」或「門把板」,或乾脆白話解釋成「飯店掛在外門上的那塊告示牌」。

工藝材料包的世界簡直像是另一個國度,是否也會像藝術潮流一般潮起潮退呢?記得第一次聽到「蝶古巴特」這個詞時我愣了好久,現在美術系所的藝術史中好像永遠不會出現這個名稱。

回到教學現場,混齡的19位小朋友全數到齊,第一堂課總帶著愛心與耐心,我心想著只有一個小時,這麼短的時間內一定要好好把每一塊黏土的形狀與結構好好拆解。

拆,就像構成主義那樣,水滴狀是圓形上面捏尖尖,眼睛是搓成圓圓的小湯圓再壓扁,頭髮是手指上上下下滾出的義大利麵,塊狀是隨便捏起一塊黏土用力壓扁,加上限定幾種顏色,不管大班中班小班,小朋友只要跟著拼貼上去就好了。

做夢!

一位小女孩說她想上廁所,我請她自行離開到教室裡的小廁所,接著像是傳染病一般,開始有第二跟第三位孩子也想上廁所。我一邊教著16到18個孩子,一邊還得分心注意小女孩怎麼這麼久怎麼還沒出來。好不容易找到幾秒空擋後,我探頭進去廁所,小女孩說:

「老師⋯我大便⋯不會擦屁股。」

這句話在我腦袋裡至少迴盪了三次。

構成主義的理想被甩在一邊,我從老師變成媽媽,左手還拿著黏土,右手反射性地抽起衛生紙幫忙擦屁股,外加廁所外18個小朋友的嬉鬧與叫喚聲「老師…老師…老師…」,我想起日本恐怖漫畫家伊藤潤二作品中著名的女喪屍梗圖,腦內分裂。時間其實才過了半小時。

後來怎麼結束失敗的第一堂課我也忘了,園方本來有意將美術課拆成兩班,我也向工作室回報 1 打 19 實在難以兼顧多重身份,只能靜待消息。

 

Share Thi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