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lab實驗

三、梅花鹿——藝術家的前線社會觀察

圖|黃敏琪

上課之前,我學會請孩子先上完廁所再來上課。才上第三堂課而已,我已經從原本的充滿熱忱,調降成只要撐完 50 分鐘就好。上課前五分鐘讓小孩尿尿,下課前五分鐘提早讓小孩洗手,省下來的這十分鐘已經能減低不少腦細胞的死亡。雇用我的工作室仍沒有找到助理,因為助理工作一週僅一個小時,時薪 160 還得騎車來回一個多小時,即便是缺錢的大學生也不願意做吧。

我上網查,幼兒園正常的師生比應該是 1:15,且已 40 年未調整,目前立法院雖然正考慮降成 1:12,但,好像,不適用於⋯⋯課後才藝班。我突然想起幾位已在兒童美術教育耕耘十幾年的大學同學,跑去向她們請益,她們說,基本上幼兒園會多派一名老師幫忙管秩序,當然也有那種功力深厚的美術老師,一次能掌握二三十個學生。我想起自己參加繪畫班的幼稚園時期,那正是台灣經濟起飛的年代,政策還想縮減生育率,宣導「一個孩子不嫌少,兩個恰恰好」。一個班可以塞下五六十個學生,課程基本上就是簡筆畫教學:先畫一個好大好大的「2」,再加幾筆閃電就能變成天鵝的那種,回家前還能領小禮物,師生愉快相安無事。

今天要畫的題目是梅花鹿,這是我第一次教一整班的混齡幼兒畫圖,採用蠟筆加水彩會油水分離的老梗技法。為了追求逼真性,我認真花時間備課,印出梅花鹿的圖和播放影片給小朋友看,不然沒看過真實物種怎麼畫得出來?就像大學時臨摹一堆中國山水,畫筆倒著畫、乾到快炸開的披麻皴,我以為根本與我無關,直到參加登山社之後才驚呼,原來世界上真的有山水畫的那種東西!

思緒回到教室。一個小朋友請假,很好,今天只需對付 18 位。~很抱歉我必須略過教學敘述,因為那不是我文章的重點~ 蠟筆畫很簡單,但教學這種東西是遇水則慘。我裝了幾杯清水,想變魔術給小朋友看,挖了一大坨顏料入水攪拌,水色由淡轉濃後小朋友們喊著「哇~」,同時卻有一聲不和諧的尖叫聲刺了進來。「啊~!」

尖叫聲來自一位小男孩,他像某個神秘的開關被打開一樣,整節課總會突然尖叫幾聲…。19 張小臉我還無法對上他們的名字,「啊~」又來,旁邊的小女孩只能摀住耳朵皺著眉頭,我打算溫柔地制止他。

另一位小男孩一直躲在桌子底下,而他的圖畫紙還是一片空白。是不是該幫他畫?但如果我把時間給他,那剩下的小朋友怎麼控制?我打算耐心請他出來,並且花一分鐘的時間陪他。

有個小女孩總愛跑到我背包那邊打算拿走什麼。上次的黏土課她已經累積好幾次偷黏土的紀錄。我該怎麼防範?抓住她的手,我又花了一分鐘向她說教。

一個小朋友開始把水彩塗在隔壁小朋友的衣服上。「老師!他畫我衣服!」「老師妳看我的衣服!」衣服看起來很貴,家長會不會投訴?衣服我沒辦法處理了,我開始慌亂。

一桶水彩水被打翻,接下來是第二桶。抹布在哪?小孩不要故意去踩啊!小男孩又尖叫了一次,「啊~!」

我無法接受自己快被幼兒打敗的事實,只能一個一個解決,但我絕對不當軍事化管理的老師!如果有小朋友想跟我說話,我會蹲下來平視他們、聽他們的聲音,給他一分鐘(也就是放任其他小孩吵鬧一分鐘)。給每個小孩的時間必須平均分配,就像烤香腸要記得每支都要輪流翻面一樣。我告訴自己我是一位好老師,覺得和小孩的眼神交流是真誠的,我腦補小朋友們都喜歡我⋯⋯還是說我的腦補只是身體的防禦機制?

下課後一片狼藉。為了等作品乾,我多留了半小時才離開。——喔對了,教育專業的大學同學們都說,我的境遇很慘烈,她們只能祝福我。

 

Share Thi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