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lab實驗

蚊子女王

A drawing by Lewis Gesner III and Lewis Gesner IV.

Read in English

一座博物館的某個角落被繩子圍起來,打光打得很糟,看起來更像管理員的儲藏櫃而非展覽品。

一個五十加侖的大鋼桶、一個庭院養金魚用的水泥大鍋,幾個不同大小的塑膠籃;一面更顯房裡的昏暗、漆上灰色的磚牆,一扇長方形的窗戶從另一邊高高照下,照亮整個房間濕濕的場景。容器裡裝滿了水,紛飛的棕色斑蚊及白線斑蚊組成了一座繁殖場——在您進入這棟老房子時,您就已經可以預料了。很早以前人們就知道了,更早於物件及事件展示之前,人們就已經知道了。

現在,它是一座蚊子女王博物館,座落在市郊一座長長的、未開墾的小山丘上。

另一個展間塞滿了一群成熟雌蚊,牠們循環氣孔前操控進入的空氣,這情景令人費解。觀眾會一種印象:牠們總是成群結隊,像一張有目的性的黑毯,如最黑暗的暴風雲,是百萬計的個體。進入這個展間將有死亡風險,因此必須事先簽署責任豁免及棄權書。務必保持警覺。現在您知道了。

戶外和庭園中,一個模擬她的聲音緩緩、肅穆地說「我 是 蚊 子 女 王,你 照 我 說 的 做」,各式的回音、劣質的電影音效及破損擴音器的爆裂聲,都迴盪在郡裡雜亂無章的草原及牧場中。有人認為她患有肺氣腫,因此策展人把聲音錄得又粗又沉,這個廉價的驚悚效果極度令人不寒而慄,聽起更像是在當時那個黑暗時代,被她的存在重重壓迫的場景。它非常真實,讓人害怕幽靈會被召喚來。

當地每個人一定都知道這個蚊瘟,簡稱「酸傷」( Sour Gash)。不難想像這個名稱的由來,因為一旦患者遭到病蚊叮咬,身體不特定部位的皮膚會裂成又長又寬的傷口,不會流血,但肉會轉成乳白色且散發惡臭,甚至可以看到它發出來的濃濃臭霧。接著,患者會進入歇斯底里的狀態然後死亡,不過這個進程並不夠快,讓遭遇這種痛苦的過程極度不人道。到底是誰、是什麼為這個世間帶來這樣恐怖的痛楚?就是那個女王。

蚊子女王就像大自然的石頭或海洋,有既定的本質。她只關心痛苦的加諸,有控制蚊子的力量,能驅使上百萬的吸血蟲組成一團黑霧,將受害者籠罩在由吸血蟲和病毒輸液組成的恐怖的布幕中。

過去在寒冷冬天,她的寵蟲們會被安置在戰時的老水泥碉堡及地下洞窟中,已經餓壞的牠們每天早上都用嗡嗡振翅聲向她問早。她施下咒語讓牠們短暫的生命成為永恆,且數量日日幾何性增長。當天氣轉熱、死水備好時,烏雲就會被釋放到世界的開放空間中!一個農夫挑著一籃玉米時被包圍,他無助地蹲在一片不毛之地,而毒蟲們將他吸乾。一隻蚊子闖入商店街,有名受害者被發現倒在麵包上。只要一針,牠就會喝您的血,並把病毒注入宿主體內作為交換。在患者離開店家沒多久之前,紫色的傷口就從身體蔓延裂開,酸傷開始發作!邪惡的喜悅在遠處翻攪溢出,蚊子女王沈浸在其中。

她至今已沈睡百年,但請務必保持警惕。去參觀她的博物館吧!

 

(fiona 譯)

 

Share Thi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