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xt 脈絡

書寫藝術裡的博物學 2─多款剪裁葉形的鹿仔樹

 

《番社采風圖・捕鹿》,繪製年代約 1745年。圖片出處:乾隆年間《番社采風圖》圖冊。左上方題字:淡防廳大甲、後壟、中港、竹塹、宵裡等社熟番,至秋末冬初,各社聚眾捕鹿,名為出草。

    自然界是一個整體,花木苔蘚、蟲魚鳥獸、礦物與山脈、水文與地理,萬物交織成一張網絡,生物以特有模式相互依存,供給生命支持的動物與植物連結為一體。

食物鏈線索

    觀看呂鐵州置入多樣植物的《鹿圖》,前景一隻母鹿低頭啃食樹葉,循著自然界緊密的食物供輸關係,很容易判斷從畫面右下角延展而上的植物為構樹。構樹是早年野生梅花鹿、山羌善食的植物,早期先民稱其作「鹿仔樹」。呂鐵州的畫筆交代了動、植物兩方的食用關係,成為判斷植物的一項依據。

    從台灣原生生態環境來閱讀《鹿圖》,台灣曾經在中低海拔平原、丘陵有為數極大的鹿群棲息,文獻所展現的圖景記錄下島嶼的鹿蹤,例如明朝陳第《東番記》(1603)記載「山最宜鹿,儦儦俟俟,千百為群」,可見當時鹿群繁盛。而台灣多處地方因有鹿的活動蹤跡,故以「鹿」字為名,諸如:台中「沙鹿」區、南投「鹿谷」鄉,亦有彰化的「鹿港」鎮和嘉義「鹿草」鄉。

    《東番記》亦描述原住民獵捕梅花鹿為食:「社社無不飽鹿者」。而明代張燮的《東西洋考》(1617)記有當時中國商人從平埔族原住民交易得來的鹿皮銷往日本,因時值日本戰國時代,對鹿皮有龐大需求量,取其製作成戰士所穿甲冑「陣羽織」及其它軍需品。17 世紀荷蘭東印度公司在大員(台灣)收購大量鹿皮,運至中國加工後再銷售至日本,貿易量極大導致濫捕梅花鹿。另也因中國移入人口漸多,促使平地開墾、農耕面積擴大,棲地遭受破壞的鹿群數量快速減少,至 1969 年最後一隻於台東的梅花鹿被捕捉後,台灣梅花鹿的野外族群便絕跡了,現只有墾丁國家公園人工復育與民間養殖場的梅花鹿於本島,呂鐵州的《鹿圖》留下了不復見的島嶼原生景觀。

 

有多張名片的構樹葉

    此一判斷畫中梅花鹿吃什麼葉的線索,來自於畫面所註解的、消逝的自然景像與台灣貿易史背景。若回歸到葉子圖像本身,辨識樹種最容易、直接的方法之一就是觀察葉形,如很多植物圖鑑提到「樹葉就是植物的名片」,由形狀、葉緣、葉脈、葉基等特徵來判別物種。然而並非所有植物都持續保有同一款葉形,有些植物隨著季節更迭、生長環境、開花期到來等因素,會長出不同葉子,或在單一植物上發現各司其職的兩款葉形,這般表現稱之為「異形葉」(Heterophyllous leaf)。

    構樹葉就是有多樣形狀的異形葉,變化差距也很大,以下取外形輪廓化約分出三類代表:1. 心狀卵形(左)、2. 鳥趾狀(中)、3. 三叉戟狀(右)。「卵心形」構樹葉特徵為葉片基部較寬,形狀如卵,葉基和葉柄連接處凹陷為心形;「鳥趾狀」葉形掌狀三深裂,裂處開口呈隘縮;「三叉戟狀」葉掌狀五深裂,裂處又有羽狀裂,如古代長柄兵器「戟」般有刀刃 2 至 3 列,葉基兩側小裂片朝外。構樹每一款葉形的基部皆為心形,葉緣都為圓齒狀且有細毛著生。

3種構樹葉形:心狀卵形(左)、鳥趾狀(中)、三叉戟狀(右)。 採集時間:2022.07.13 採集地點:台南 東區 虎尾寮,採集者:林宜寬

    構樹從葉片至葉柄皆有絨毛,葉片正反兩面觸感不同,正面粗糙,而葉背絨毛稍長亦較細密,可如魔鬼氈黏附於棉質衣服,多款葉形貼在身上成為特殊的裝飾徽章。

    構樹學名 Broussonetia papyrifera,英文名 Paper mulberry,雌雄異株,桑科(Moraceae)構樹屬(Broussonetia),落葉或半落葉中型喬木,在台灣的分佈環境之廣從濱海地帶至低海拔林區皆可見其樹影。構樹為嗜陽性的先驅植物(Pioneer plant),是在有空隙的林地亦或經人為干擾、自然災害造成植物消失的土地上,首批在裸露的荒地進駐、建立群落的樹種。這樣的樹種稱作先驅植物,在陽光充足的空地很容易生長。也因喜好陽光的特性,目前關於構樹異形葉的研究報告或相關資料,提出的其中一項原因便是光照環境,深裂葉形有利於下層葉片的受光,增加光線利用效率,卵心形葉的葉序對上層葉片的光線利用較佳。從這些研究可推測,構樹透過葉形的變化,反映出受光情況的差異,對於光線的感受能力是十分敏感的。另有資料提到樹齡造成葉形各異,熟株的構樹葉多數沒有裂片或不明顯,常見為卵心形,而幼株的葉有 3 至 5 個缺刻深裂。

 

圖鑑式辨識法

    無論構樹「異形葉」的原因與作用為何,對照《鹿圖》畫面右側的植株,不取單一形狀以偏概全地指認這個多款葉形的樹種,而若以葉形圖鑑的分類視之,出現於《鹿圖》畫中的為五裂的「三叉戟狀」構樹葉,而僅有母鹿嘴裡那片為三裂的「鳥趾狀」構樹葉。

    試著以科學方法再微觀葉子所開展的細細紋理,構樹從葉基三出主脈,側脈羽狀,心形葉基,無論何種葉形,葉柄皆從葉緣長出,更聚焦於呂鐵州筆下所延展的枝節網脈。為何初版的《不朽的青春 ─ 台灣美術再發現》畫冊中《鹿圖》篇幅提到畫作裡有蓖麻,或許除了以呂鐵州所描繪過的植物為參照之外,還能再以科學繪圖的觀念與技術找到蛛絲馬跡。

 


參考書目:

彭鏡毅,《植物學百科圖典》,貓頭鷹,2011年。
張碧員著、傅蕙苓+陳一銘繪,《台灣賞樹情報》,大樹文化,1994年,頁35。
鍾明哲、楊智凱,《台灣民族植物圖鑑》,晨星,2012年,頁344-345。
張碧員著、林麗琪繪,《賞葉:葉知識百科&葉形圖鑑》,商周出版,2018年。
鷲谷いつみ,《不可思議的葉子》,晨星,2006年,頁14、16。
曹永和,《近世台灣鹿皮貿易考:青年曹永和的學術啟航》,遠流,2011年。

 

Share Thi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