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e 專題, 全站文章

觀察者直擊_去帝國的觀看之道-「時代之眼-臺灣百年身影」攝影展

文∣楊小卡

-1-林柏樑∣面對未知的未來∣1996∣圖片來源:北美館網站
林柏樑∣面對未知的未來∣1996∣圖片來源:北美館網站

2011年,中華民國建國百年,文建會及各地方政府都相應推出許多應景的文化節目。2011年六月,在北美館所展出的「時代之眼-臺灣百年身影」攝影展,則是從一批珍貴的攝影照片,還原台灣過去是如何被外來者所觀看和理解。「時代之眼-臺灣百年身影」(以下簡稱「時代之眼」),展出的作品內容涵蓋了自1871年蘇格蘭籍攝影家John Thomson於1871年(清同治十年)在高雄、台南、木柵、六龜等地拍攝的人物風景紀實作品,及之後清領、日據、國民政府等三個時代140年攝影者的鏡頭,所呈現生活在這個島嶼上的多元族群、風俗乃至活力與風貌。

從展出物件的時間脈絡裡,我們可以發現「台灣原住民」是被拍攝的首要對象;此類作品的影像特色,攝者與被攝者之間的權力關係十分明確;誠如黃明川先生在《台灣攝影史簡論》中所提到:

台灣在世界攝影史上是不存在的地理名詞,不似中國大陸沿岸和日本,一接觸西方,即因政治利益與文化差距上的衝突,引來東窺的相機師,而留下血腥的戰爭記憶,和古文化最後的身影。台灣只是一座小小的西太平洋島嶼,比較起來,沒有中原文化那般的精緻與氣派,也缺乏長城、皇宮宏偉的歷史遺跡,在清代西洋人的眼光中,只是一個充斥著滿官、漢民、平埔族,與聽說會裸身出草殺人的「野蕃」的地方。事實上,台灣的攝影與其他沿著西方海洋探險路線上的東南亞口岸,甚至與第三世界弱小國家的攝影發展,沒多少不同,均有被要求通商、傳教、佔領和殖民的歷史背景。問題是,台灣在這些共同的歷史背景之後,存在著原住民人種文化上的特色,以及東南亞絕無僅有的亞熱帶高山峻嶺的顯著地形結構,使得它有別於其他地域,獨特顯現攝影在這兩種表現上難能可貴的經驗。(註一)

-2-林國彰∣臺北深坑、中式速食∣1986∣圖片來源:北美館網站
林國彰∣臺北深坑、中式速食∣1986∣圖片來源:北美館網站

這類探奇式的影像形式到了日本人類學家來臺進行田野調查時(1895~1945)似乎更加明顯。一般而言,攝影影像的取得,都頗有許多令人臆測的空間。當中或多或少、或擺明或隱晦,都有著統治者對於被統治者,上對於下的關係存在。也或許就是因為如此,此類作品中人物的眼神,才會總是帶著好奇又透著些許的茫然。

另一方面,展覽中的「蘭嶼」、「心象攝影」、「美術攝影」及「肖像」等四大專題,內容涵蓋:六〇年代的鄉土沙龍及「現代攝影」、七〇年代的報導紀實風格、以及八〇年代以來的心象攝影、數位攝影及影像裝置等台灣攝影的本質、發展與脈絡。然而在許多時候,博物館(美術館)的呈現傳統,一直以來予人的印象常是「文化移植手術」的工具,即利用展品作為轉喻,來虛構出一種烏托邦性質的「展示空間」,且同時間扮演著「儲存歷史記憶」的機構角色,及肩負起「文化宣傳」的教育重責大任。但「時代之眼」在形式上的多元卻反而消解了以上的效果,而意外地呈現出一種類似「去國族主義」(註二)的迴避精神,帶出台灣過去與當代在生活上所聯繫的生活經驗與生命情感,進而喚起在地人民的共同經驗,呈現出所謂「大時代庶民」的景觀。

-3-阮義忠∣人與土地旭海∣1950∣圖片來源:北美館網站

故「時代之眼」除了是照相機的「機械之眼」,同時也代表著攝影者對外在世界的獨特感知。也因此這些影像的客觀記錄也多少主觀呈現了台灣不同時代及地域的種種生活面向及生命感受,而觀賞者也可以藉由這座裝載著記憶的時光迴廊,回到那些被遺忘的時光,細細追尋那些光影的痕跡。

註一:黃明川,1996:〈台灣攝影史簡論〉,《台灣史料研究》(7):3-18。台北: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粗體為筆者所加。

註二:「國族主義」一般又可理解為「官方的民族主義」,特別是在國家機器運作及打造「國族認同」時。而這裡筆者所指出的「去國族主義」即是一種避免強調「同化」的論述觀點,也是一種「去帝國」色彩的觀看之道。

 

註:AOFA觀察者2011.05-2012.03期間發表之文章

Share Thi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