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文章

觀察者直擊_五月巴黎,大皇宮與卡布爾

文∣施雨山

巧遇卡布爾

-1-卡布爾在巴黎大皇宮展出的《利維坦》巨大雕塑內部∣攝影:施雨山
卡布爾在巴黎大皇宮展出的《利維坦》巨大雕塑內部∣攝影:施雨山

五月巴黎的行道樹都已恢復茂密,漸漸的從翠綠變成深綠,街景明顯的變化,是我不曾體會的季節交替。草原民族是逐水草而居,巴黎人的生活卻像逐太陽而居。

在巴黎美院就讀的我,習慣一大早就進工作室工作,但那天卻覺得多了許多忙碌的佈展人員忙進而出的,我稍微打探一下才知道,那天起阿尼續‧卡布爾(Anish Kapoor)將在巴黎幾個重要地點,盛大展出他的作品。(註一)而在眾多的展點裡,巴黎美院是其中一個地點,有些則在大皇宮與一些廣場展出。

翌日早晨的巴黎雖然陽光直照,但是還是有點冷,我與同學們相約到大皇宮(Grand Palais)去朝聖。

從香榭里榭‧克里蒙梭(Champs-Elysée Clemenceau) 地鐵站出來拐個彎就是大皇宮的入口。大皇宮位在巴黎市區的中軸線上面,香榭里榭大道底部,兩邊有寬敞的林蔭行人道。沒錯!有時候這裡就像電影場景般,來散步的行人總是牽著一條狗,漫無目的的遊走,或者是手腕戴著計步器,慢跑之人以一種精神抖擻且喘著氣的臉孔,從我身旁穿流而過,而我這時已經進入了排隊的隊伍裡。等待入場的我非常驚訝,怎麼一個當代的裝置雕塑展,也排這麼長的隊伍等著進場,在台灣當代藝術展出時似乎不太可能出現這樣的場面。

-2-大皇宮外綿延著排隊的看展人潮∣攝影:施雨山
大皇宮外綿延著排隊的看展人潮∣攝影:施雨山

大皇宮裡的利維坦

大皇宮是一座結合綠色鋼構透明圓穹頂與古典建築立面的建築,在偌大的建築裡只有一個完整的空間,來作為展覽的安排。在今年安排展卡布爾的雕塑裝置作品,上三檔的展覽為2007年基弗(Anselm Kiefer)、2008年瑞秋‧塞拉(Richard Serra)、2010年克利斯迪雍‧波東斯基(Christian Boltanski)等等國際級藝術家,都在此地展出重要作品。卡布爾這次展出名為「利維坦(Leviathan)」的雕塑。

正如卡布爾所設定的參觀方式,從大門入口直接進入充滿氣體的雕塑內部。這次展覽由三個圓體組成巨大的空氣囊,它剛剛好填滿整個大皇宮建築內部。光線穿過大皇宮鋼構玻璃穹頂,映射入由紅色塑料帆布材質雕塑表面進入內部,紅色色光感染了所有進來的觀眾,且帆部表面也有大皇宮屋頂的影子,三個圓球所組成的巨大內部,使我感受到一種特殊空間的曲線。

「利維坦」出自於希伯來聖經詩篇裡的海神怪,其原型可能是鯨魚與鱷魚,在希伯來文意涵有「漩渦」與「扭曲」之意,用來象徵忌妒、殘暴、以及鎮守通往地域的通道,可能卡布爾轉化了原本象徵的意思,賦予它原生野蠻的力量。卡布爾又說到「巨大的空間再空間之外」(espace immense paraît plus grand que l’espace équivalent à l’extérieur ),寓意雕塑的內部空間,而更有巨大的空間包覆在外,而「進入」只是通往之道。

-3-利維坦的內部∣攝影:施雨山
利維坦的內部∣攝影:施雨山

卡布爾之前的創作運用了不鏽鋼的材質,作了一些大型雕塑例如:2001年英國的諾丁漢 (Nottingham)的《天空鏡》(Sky Mirro)、2004年在芝加哥千禧公園(Millennium Park)的《雲門》(Cloud Gate)……等等,皆是運用不鏽鋼材質。這一類的材質經過拋光之後,宛如鏡子「鏡射」般映照周遭的景色到雕塑上。有弧度的鏡面表層;隨著反射觀者的影像與雕塑融為一體。而這次大皇宮的展覽當代雕塑的展覽,卻讓我親自走進卡布爾雕塑裡面。我刻意撫摸了帆布表面,忍不住推了一下,隨即感受到帆布緊繃反彈的力道,裡面的空氣非常的紮實。進入作品裡的觀眾,很直覺地想去觸碰作品,而這樣直接地去理解物體的方式、體驗作品或許是對作品不禮貌的做法,但卻未見現場的任何一位管理人員出面斥責:「不好意思,作品不能觸摸!」。

卡布爾的雕塑除了選擇了不一樣的材質外,它的迷人之處也在於可以讓人撫摸,甚至有些作品可以攀爬。卡布爾直接引領觀眾進入雕塑裡,讓觀眾真正參與了作品,使作品與人對話。一場多麼真實的觀眾參與!

繞出雕塑內部來到了雕塑體的外部,眼前的巨大「雕塑體」,正如在內部所看到的圓形「曲線空間」,但是站在外面看才會知道由三個圓體完整的構成,當我走到外面並且環繞圓體行進時,一種崇高感油然而生,表面材質就像在內部看到的一樣,但是外面卻呈現暗紫色的單色系,且因為沒有內部光源,所以看起來不透光。巨大的作品填塞在大皇宮內部的主要空間,許多觀眾圍繞著空氣囊雕塑玩樂,且穿巡在下方的空間別生趣味。

-4-從利維坦的外部看這件雕塑,巨大的程度與建築物的內部空間產生有趣的對話∣攝影:施雨山
從利維坦的外部看這件雕塑,巨大的程度與建築物的內部空間產生有趣的對話∣攝影:施雨山

我們無法在這一件作品裡,完全地窺測到藝術家內心想法, 但是稍稍的回顧卡布爾的作品或許可找出些端倪。他曾運用色粉去堆疊出造型、或者用紅色油蠟為塑材,再用一片型板,架在上面翻動它使之產生造型的軌跡,另外也有類似尼奇的射擊藝術,運用空氣砲將紅色油蠟打到牆上…等等。從這些作品中有幾個觀念特質,如隨機「偶發」又或者雕塑的「過程」,不強調永恆的時間特質,而傾向短暫的隨機與際遇,兼著「人」的親自體驗,感受短暫的身體感。雖然卡布爾寓意「進入」巨大空間之中的空間引領,賦予不同的象徵性意義, 或許在個別觀眾裡有不同的感受,當我進入利維坦的空氣囊雕塑,確實令我有一種特殊的空間感受,彷彿進入一個巨大的、可供冥想的特殊空間。

正值嚮午,陽光直射透過大皇宮的穹頂映入了室內,許多觀眾在廣場上直接席地而坐,隨性又不拘小節。我在旁邊的咖啡廳點了杯咖啡,坐在充滿浪漫線條的鑄鐵椅上,看著手中的展覽手冊,卡布爾說著:「他希望一個單色的、簡單的造型、巨大的空間」來處理這次的主題。至於印度文化帶給卡布爾什麼樣的靈感?他則說是來自一些色彩艷麗的香料與印度哲學的冥想。

望著卡布爾的雕塑,不自覺地陷入思緒的蔓延,企圖從藝術家的作品裡得到什麼來滿足自己的知識慾望,但頃刻之間又覺得無以消解。

作品提供了一個現實的感受,但又特異於生活的真實,或許感受的來去之間,才是藝術的瞬間真實面貌。

______________________

註一:阿尼續‧卡布爾(Anish Kapoor)出生於一九五四年印度孟買的國際藝術家,一九七二年到英國就讀香雪藝術學院(Hornsey College of Art),後來讀切爾西學院學藝術設計(Chelsea School of Art Design)之後定居在英國直到現在。他的創作經常的會去思考以印度文化為靈感的源頭,在八O年代已經成為著名的當代雕塑藝術家。

註:AOFA觀察者2011.05-2012.03期間發表之文章

Share Thi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