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tter Port 碎片港, 在地論述

追憶似海年華——望安田野鏡中徑

文|劉邦隱(國立高雄師範大學跨領域藝術研究所、資深工業設計師)

#藝術轉動社區 #田野調查 #望安島 #駐村 #世代差異 #組織

前言

本文是田野調查經驗後的反思與梳理,提出藝術進駐離島、跨世代團隊建構、田野工作方式⋯⋯等討論。

國立臺南生活美學館的藝術轉動社區計畫,新增「澎湖縣望安鄉中社村花宅聚落」進駐點,本次田調目標是為將來駐村藝術家進行基礎資料盤點,以利駐村各項工作展開。由高師大跨領域藝術研究所同學共五人,組成田野調查團隊進行為期十數天的調查工作。

本次資料盤點範圍涵蓋整個望安本島,面向包括「建設、旅宿、景觀、聚落、生態」,有別於網路搜尋可得之浮面、零散訊息,為將來進駐藝術家提供完整、正確、有系統的各項資源彙整,使進駐者能順利掌握地方脈絡展開行動。

一直以來無論是社區營造還是地方創生,都能見到藝術社會實踐的身影。回顧藝術家在這些過程中被賦予的角色,經常肩負景觀塑造的工具性格,往往忽略藝術帶來差異觀點、開創想像、促進理解的力量與價值。(吳瑪悧,2020因此盤點工作建立於不再將藝術賦予景觀塑造任務,而是社會實踐潛能,連結人與環境、促進互動創造共同生活經驗,扮演具有改變力量的角色,讓社區獲得生機活力。

望安島與花宅聚落介紹

望安鄉位於澎湖群島南方,由眾多有人及無人島嶼、礁、𥔋組成,設籍人口約 4500 人(澎湖縣望安鄉公所,2022),其中望安本島舊稱「八罩島」,當地居民表示實際居住人口較設籍為少,且常因季節變動。未來藝術家進駐地點,位於望安島「中社村花宅聚落」內一棟古宅―花宅 58 號。

舊稱花宅的聚落已有三百年歷史。據望安鄉志紀載,「花宅」之名是因村落中央有一小丘,被四周五座大小高低山丘所環繞,整體態勢有如花瓣花蕊關係,因此得名「花宅」。花宅聚落被世界建築文物保護基金會列入 2004 年世界文物守護【註2】(World Monuments Watch)名單,再於 2006 年獲澎湖縣政府文化資產保存審查通過公告為「望安花宅聚落」,2008 年 12 月經過文建會(文化部前身)登錄為全國首處「重要聚落」【註3】,2010 年起中央與縣政府開始著手修復活化。

聚落房屋以硓𥑮石【註4】、玄武岩構成。一棟房子往往需要花費數年時間撿拾硓𥑮石塊慢慢建成。因長期人口外移,居住空間需求降低,眾多古厝未被剷除改建而得以留存。聚落裡隨處可見早年海陸文明交融的特殊景致,如魚灶、水井、灰窯、菜宅【註5】、宮廟、畜舍、棧間與堆肥坑等。目前在文資法保護下,花宅聚落內不能任意興修,新建房屋亦須合於古厝式樣。

【圖1】花宅聚落。攝影:劉邦隱

 

【圖2】藝術進駐地點花宅58號與旁邊待修古厝。攝影:劉邦隱

寓調於樂——不同世代進入田野的方法差異

本次調查分成兩次進入,2023/3/26 – 3/28 由召集人(筆者)進行初勘,2023/4/19 – 5/1 團隊正式進駐調查。行前設定了兩項工作預期成果:

一、為將來進駐藝術家提供基礎資源盤點。
二、提供創意旅遊體驗的指引素材與地圖。

以此兩項預期成果為目標,成員依各自興趣專長分工,進入田野尋找調查地點與對象。但行前多次課堂會議中成員們表示,因從未到過望安,如此不熟悉的情況下面對眾多資料,感覺難以進行事前文獻探討工作。即使經過我先行初勘並向大家簡報,仍難消解成員對望安的陌生感,因此成員們幾乎都是到了望安現場才展開田調工作。對於時間如此有限且看似缺乏文獻探討基礎,團隊能否達到預期目標,身為召集人的我實感焦慮。過去我所參與及耳聞的人類學田調團隊,應該是在有組織與紀律的方式下運作【註6】,但望安島田調實際開展的方式,超乎我的意料之外的是:成員們從玩樂各自展開田調之旅!

以「生態」這個項目來說,相較於我在潮間帶觀察記錄居民採摘海菜,成員楊翊同學,則是尋找合適銀合歡樹枝,設法與事先準備的鐵叉組合,夜晚退潮後用來在潮間帶一堀堀的水窪裡尋找「獵物」,其他同學則在後面幾天跟進。所謂的獵物,可食者如海膽、螃蟹、螺、貝⋯⋯等,不可食用如黑色海蔘、寄居蟹等各種潮間帶生物。

藉由度假般的玩樂興致,田野工作從旁觀「調查」轉進為親身體驗,沉浸入島民的「里海」生活當中。花宅 58 號也因此成為替進駐藝術家預演的望安生活實驗場。

【圖3】成員於潮間帶捕撈之黑海膽。攝影:劉邦隱

 

【圖4】成員於潮間帶石縫中尋找海膽蹤跡。攝影:劉邦隱

田調遭遇引領生成探索路徑

回憶在山區或部落所進行的田調,總是有特定行走路徑形成引導。有所不同的是進入望安這個充滿海島氛圍的現場後,我感覺到團隊研究能量第一時間被擴散稀釋,訂立的計畫欠缺著力點。在一連串似乎缺乏脈絡的田調行動後,反而開始有了方向聚焦。

比如團隊透過居民介紹認識了「阮厝網垵工作室」。【註7】此工作室由衛生所護理師發起,整合島上各方資源舉辦老人團康活動,並推動銀髮共餐與技能學習,不同社區長者都會前來參加,相當靈活多元。望安島獨居或雙老情形普遍,「阮厝網垵工作室」超越現有部門業務侷限,集結成員能動性提出解決方案,可望成為將來藝術家的合作對象,共同應對島上長者生活與人口結構變化的問題。

在參與「阮厝網垵工作室」的活動時,認識了一位曾經因喪女而極度悲傷的長者,在工作室積極促成下,重拾「黑糖糕」製作,進而與旅遊平台合作推廣,讓大眾看見望安黑糖糕文化。團隊成員採訪長者後得知,她在九歲時就從台南飄洋過海被送到望安當童養媳,令人鼻酸的經歷提示了望安早年經濟發達,及先住民與台灣移民的關係,成為另一道田調線索。

雖然這位長者製作的並非目前公認最「道地」的望安黑糖糕,但這段田調經歷讓我體認到黑糖糕已不僅是觀光消費品,而是牽動地方歷史、文化、人物故事以及社區凝聚力的資產。如果只以「道地」與否記錄在案,簡化歸檔將忽略背後豐富人文內涵。

藝術轉動社區計畫主持人吳瑪悧曾在專文點出:藝術轉動社區需要社區、創意實踐者以及中介者(組織)的共作。然而這三者有時不知彼此在哪,共作歷程也可能因為理解的落差而難以持續,任何一方單靠自己則會有動力不足或在後續發展上產生困境。(吳瑪悧,2020)因此與「阮厝網垵工作室」的接觸,對於田調工作以及未來藝術進駐都深具意義。

【圖5】阮厝網垵工作室的成員與活動紀錄牆。攝影:劉邦隱

視角的改變

比較進入田野前根據文獻資料制定的計畫,與實際進入後的遭遇,原先規畫偏於均質空泛,俯瞰視角所見僅為外皮輪廓。然而如成員育寧、冠鈞、煒倫親身參加了廣場太極拳後,認識到了長者,進而學習黑糖糕製作,最後再將成品分送給受訪對象。可以看到成員們循著田野遭遇不斷催生的路徑行動,也引領我的視角漸從浮空轉為平視,並因此深入觀察運行在地的各方力量,了解更加隱微的問題和需求。

此次與相差 20 歲的世代共同田調後,大致歸納出幾個能讓跨世代田野組織運作更為流暢有效的工作特性:

一、不依靠傳統上的管理,以目標導向來維持工作品質或進度,而是採取更開放的方式,讓成員自己尋找感興趣的對象,自主投入深入探訪,關係建立與情感經營。

二、順應工作方式的多樣性,儘管打亂原有計畫,然而隨機且靈活的行動,更容易進入田野,獲得訪談對象接納。

三、聊天即開會,瞎扯就是今日田調成果的交流與彙整,生活與工作互相融入,在田野現場呈現出非關學術的面貌,無障礙融入在地。

也許這是一種跨領域研究者的田調風格,極有適應力與滲透力。然而,也不能完全忽視其缺點。我觀察成員在與長者或受訪者交流時,有時會無法理解對方含蓄言辭背後的意思,或受訪者對於某些議題的戒心。

【圖6】成員參加東安村的廣場太極拳。攝影:劉邦隱

結論:被觀察的田調團隊

團隊在望安進行調查同時也正在被居民所觀察著。其中一位修復魚灶的老師傅,在訪談後有這樣的表達:相當歡迎許多看見望安的研究者,可惜的是眾多團隊離開後,好像都沒能給望安留下成果,無論是調查記錄、報告,最後都隨著研究團隊離開。

雖然團隊進出皆有各自經費與人力侷限,箇中辛苦想必也未能盡訴於島民。但透過老師傅的表達,可以感覺到對於研究者能留下實質成果的期望。因此在這段奇特跨世代田調經驗後,我仍持續思考的,是除了訪談費用和圖文資料外,是否還應將這些從在地蒐集來的知識加以系統化,找到合宜形式與載體留存於地方,供在地有志之士更進一步討論,更避免將來長者、老師傅們凋零、離去後,在地可能面臨的傳承危機!(完)

 

【參考資料】

林會承 (2014)。《望安鄉志》。澎湖縣望安鄉公所。

吳瑪悧 (2020)。〈孵育藝術的生態系〉。國立臺南生活美學館藝術轉動社區計畫專文。

澎湖縣望安鄉公所 (2022)。《望安鄉人口結構及人口成長概況分析報告》。 No. 111-1。

 

【標題註1】主標題取自「追憶似水年華」但改成「似海」,意在傳達望安島這片土地上,歷史和當代交織成生動畫布。過往並未如流水消逝,而是像潮水擁抱海岸,時而涌,時而溫柔。在島上可見新舊建築共存,時光流轉與變遷歷歷現代生活設施與古老智慧、遺跡交織如白日夢,展現出專屬於望安的獨特魅力。副標題取自佛學經典「徑中徑又徑」,淸末張師誠居士(?—1892)選輯各種經論和祖師大德關於淨土法門的切要論述,但是改成「鏡中徑」是指透過田野遭遇引發反身思考並生成意外的田調路徑。

【註2】WMF網站 https://www.wmf.org/project/jungshe-village

【註3】國家文化資 https://nchdb.boch.gov.tw/assets/advanceSearch/groupsOfBuildings/20100414000001

【註4】在地人亦有稱「𥑮石」。可參考余樹楨2011。「硓咕石」還是「咕硓石」?。讀取於 2023年4月9日,從科技大觀園 https://scitechvista.nat.gov.tw/Article/c000003/detail?ID=a8470ad5-c94e-49a9-96c2-fda4d512624b

【註5】菜宅硓咕石疊砌成風牆,並搭配水井成耕地,許多菜宅仍持續耕作使用中。

【註6】關於森林、原民、地質等田野場經常在山,而登山行程必須有一定的計畫與紀律才能確保團隊安全。

【註7】望安舊稱網垵(Bāng-uann)。

Share Thi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