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文章

觀察者直擊_在過去與現代之間突破與融合─羅丹「像風一樣自由」油畫個展

採編∣簡政展

 

-1-羅丹∣七里香∣2011
羅丹∣七里香∣2011

乍看之下像是台灣傳統民俗廟宇中八家將的臉譜,也像是去年台灣「董事長樂團」在金曲獎上的眾神臉譜專輯打扮,第一眼的直覺就是這些繪畫作品是在為什麼樣的團體或表演做特寫或紀錄嗎?的確面對一個名字與法國著名雕塑家羅丹(Auguste Rodin,1840-1917)中文譯名相同的年輕藝術家,不管是他的背景或作品都令人感到好奇。而「羅丹—像風一樣自由」,則是日升月鴻畫廊於2011年九月所安排的展覽。

來自於中國四川的羅丹,1981年出生於重慶,2000年畢業於四川美術學院附中,2003年曾是德國卡塞爾美術學院(Kunsthochschule Kassel)的交流學生,2004年畢業於四川美術學院油畫系後,於2006年又成為英國威爾士卡地夫美術學院(University of Wales Institute, Cardiff)交流學生,2007年畢業於四川美術學院油畫系研究所。現任四川美術學院油畫系教師,同時也是四川美術學院院長羅中立的兒子。有著豐富完整又家學顯赫的藝術血統與世家背景,讓羅丹幾乎從懂事起,就在高度的關注環境下走在圈內的航道上。在承載著一切看似理所當然的同時,藝術,在他手中並沒有因此帶來僵固的沿襲與包袱,也沒有負擔著任何歷史與莊嚴的使命,他明白自己正在面對的不是過去,而是一個嶄新視覺世代的來臨。前衛輕鬆的髮型裝扮,自信沉穩的侃侃言談,以及謙遜專注的耐心聆聽,從藝術家個人身上就能夠感受到他已經準備好在創新與既有中,用尊重與包容的胸懷去突破與堅持的他的藝術探索之路。

羅丹的作品用最直接的鮮明色彩、人物動作及表情姿態去突顯畫面張力,並且詮釋所欲表達的時代性與真實感。他的作品特點是注重感覺、表象及情緒,將旋律與節奏的形式發揮到令人炫目的境界。在他的藝術表現中隱喻成為了觀者視覺下的潛在意識,畫面所賦予觀眾的是最直接的畫面印象與心靈振動,無論是人物表情的極度誇張、興奮或扭曲,亦或者是震耳欲聾的聲響與放肆力量的嘶吼,仿佛都在耳畔迴盪。寧靜的畫布上有著喧囂的內心觸動,而單空曠虛無的背景配色卻又映襯出那無法掩飾的內心獨白與自我。羅丹的繪畫刻意選擇了衝突與放肆的搖滾樂作為創作主體,輔以傳統的中國臉譜及青花彩畫作為配飾細節,這也許是他為了試圖擺脫既定束縛,卻又不否定前人形式語言下的一種另闢蹊徑。

-2-羅丹∣夜曲∣2010
羅丹∣夜曲∣2010

羅丹表示:

在我的作品裡有時候會採用一些中國的歷史典故,然後在服飾及臉譜的設計與動態上去設法做為一種吻合與角色的性格搭配,但有時候我也不一定會依循典故,主要是根據畫面需求而去滿足適合的色彩搭配及線條節奏。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我認為臉譜與這些圖案紋飾是中國幾千年文化的一種高度濃縮,我使用這樣的載體就是為了提出一種我對傳統文化的看法,同時也給予觀眾通過這樣的線索去對傳統文化產生不同時代背景下的問號與答案。

這一代的中國當代藝術家大多不再背負沉重的歷史包袱,取而代之的是必須面對多變、虛無、快速、衝突,且充滿矛盾的現實生活世界,他們必須找尋自我的定位,同時也必須建立屬於自己的辨識風格。這一代的年輕人因為網路及媒體平台的大量接觸而有較接近的生活軌跡,但也因此作品要被看見,且被有記憶的看見,除了要有具有特色外,更需要在不斷突破下有長遠且延伸的思維脈絡產生。搖滾樂對歷史悠久的神州大地而言雖然已不算是全新的玩意,但相對於傳統與過去的藝術表現形式而言,卻仍是一種屬於這個時代的新表現語言。羅丹在言談中不斷的強調他意圖在創作中保有一種節奏與對話的空間,並透過這些繪畫與臉譜等載體去賦予其所寄託的內在思維,也利用此去突破與延伸他所具有的實力經驗與嘗試累積。三十而立的他就如同繪畫中經常出現的閃耀光澤與扭曲的電纜線一樣,正不斷的散發出光芒,釋放出剛柔並濟的力量,也連結著現代與過去之間的血脈濫觴。羅丹說:

-3-羅丹∣楚歌∣2008

有沒有臉譜其實並不是太重要,關鍵是作品借用這樣的文化載體究竟想說的什麼?以及藝術家真實的想法又是如何在不同的環境與年代中被表現出來的?年輕的藝術家可能表現出較為張揚與輕狂的創作風格,但卻不該只是一昧的為反叛而反叛。反而應隨著人生的豐富與歷練,讓創作回到更為積極與正面的方向去看待週遭與生活,如此人才會慢慢透過傳統及身體的語言去互相理解與交流。

俗豔的色彩構製、扁平化的畫面空間、淺層的消費文化反雛,充斥於當今日常生活的瞬息片刻,然而,速寫式的創作思維模式,究竟紀錄下什麼或帶來什麼反思,或許也是藝術家必須回應的。

註:AOFA觀察者2011.05-2012.03期間發表之文章

Share Thi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