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xt 脈絡, Tainan 台南事

回到身體:談黃奕翔個展《沉默練習曲》

文|朱弘煜

評論的展覽:【沉默練習曲—黃奕翔個展】
展覽地點:臺南,絕對空間
展期:2023.05.03 – 2023.06.11

這是一檔專屬於絕對空間的展覽。


行動身體免費冷氣房:路過納涼的好所在

一如往常路過絕對空間,打開門,地上「請脫鞋入內」五個字,小而顯眼。脫鞋入場,是一整地板的黑色地墊,牆邊散落著幾本小冊子,除此之外可以說是空無一物。乍看之下煞有其事,卻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始,很難想像有人進場後,能夠默不作聲地看完展,再悄悄離場。

我想參觀者多半處於一頭霧水的狀態。在均質化的展場中,位處平面圖上正中央的櫃台,便自然而然成為最醒目的視覺焦點。參觀者半強迫式地鼓起勇氣與坐守櫃檯的藝術行政人員開啟對話,我心中默默猜想,這說不定是他們講最多話的一場展覽了吧?

講了很多,有聽可能也沒有懂,只知道閉幕會有一場放映會。但值得開心的是,當你意識到這件作品是如此「不像作品」時,便會放下心防自適自得,任身體找到最舒適的角度,倚靠牆角,閱讀起地上的小冊子。

這些小冊子是劇本,當中描述著藝術行政的工作日常,每一幕都是一個工作片刻,有確認信箱與行事曆的日常瑣事,也有如開幕日座談會般的重要事件,隨著文字的編排舒緩或緊湊,心中也跟著起伏,而在現實中,劇本中的人物就在眼前活靈活現地忙著,在某些時刻切中了與劇本中的情境,讓人覺得有點有趣卻又不足以放在心上。諾大的地板更加誘人。

覆滿展場的黑膠地墊防摔又止滑,是彷彿能吸納一切的黑色大地,邀請到訪的人們,盡情伸展來場即興演出。不用擔心一不注意就「觸碰」到作品。

日復一日,作為一位閒人,當你來很多次之後,這裡不再只是一間藝術展場,而成為一個「免費吹冷氣的所在」。尤其在夏日午後刻意路過,循著身體本能的行動,假借看展的名義,圖的是一絲涼意。靜靜地或坐或躺,無聊發楞環顧起四周,卻也看出些端倪。那些空間中不起眼的細節,當下卻顯得格外清晰。些微起伏的地面、光塵聚積的角落、冷氣出風的位置、暗門背後的儲藏室、閉館時才會搬動的滑動門,身體不由自主的變得敏銳,我第一次感覺到與空間是如此親近。

也是日復一日,兩位行政人員如劇本中的設定,在每一幕之間來回切換,觀察久了,甚至也能預測到下一個動作。在等待閉幕的一個月中,展場一直維持著這樣的狀態,沒有更多的線索。如藝術家所言「展覽的本質,就是沈默。」

而這只是展覽的序曲。沉默,不只是物理上的靜默,更是影射在藝術產業沉默的那群人—-藝術行政。直到展覽的最後一天的閉幕茶會,才完整了作品。

《沉默練習曲—黃奕翔個展》閉幕放映會現場


機械身體排演室:藝術行政的工作室

閉幕茶會上播放的是身體工作坊的影像紀錄,一部片長達四十分鐘的作品,切切實實記錄這兩天的演出。

在身體工作坊,藝術家邀請劇場表演老師一同參與,主角群是九位過去在此地工作過的藝術行政人員,相聚一齊。老師以民眾劇場的表演方式,引領學員去認識身體,以自身身體為起點,建立自已與空間的感受。漸漸地,人體成為了空間的延伸,化作牆面、櫃台、滑動門⋯⋯,如機械般地運作,日復一日在空間中劃記出一段又一段的時間軌跡,錯縱交疊出藝術行政的工作日常。內化的身體記憶,在一次次勞動中逐漸甦醒。

當身體放鬆後漸漸往心理走去。用溫度描寫心境,用顏色描述回憶,在循循善誘下,記憶的開關被開啟,迎面而來的是洶湧的情感,趕計畫時程的焦慮、被誤解的委屈、甚至是不堪的遭遇,全都赤裸裸地攤開來。所受的傷,身體都記得,各自用膠帶在身體上標記出一道道傷痕,卻又不約而同地在每一位的左胸口上發現膠帶的刻痕,筆直如刀劃過般,他們是沉默的勞心者。

然而,所謂的沉默並非無聲。因為工作需求,藝術行政時常被夾擠在藝術家、藝廊經營者、國藝會之間,作為多方溝通橋樑,「同理心」成為他們的必要特質,因為同理所以沉默,卻也因為沉默而容易被忽略,默默乘載來自多方的情緒壓力。

也因此藝術家將展場空間設定為排演室,暗指藝術行政的工作狀態,就是一場又一場沉默的練習。排演室則是他們內心空間的具象化,是朝夕相處的工作場域。

當身體被定格、心理被束縛,透過工作坊的引導才得以開展與釋放,並在最終以分享會的型態,盛大邀請,如慶典般地凸顯這一群,在藝術空間中不可或缺卻又視而未見的角色。讓過去沉默的藝術行政,重拾發聲的機會。空蕩的展間,彷彿被注入記憶的幽魂,夾雜著喜怒哀樂,散發著的如臨現場的身體感受。

 

情感身體絕對空間:黃奕翔的後花園

而藝術家在此的角色退到後場,成為導演的角色,不只是編排這支錄像作品,更巧妙布局著這為期一個月的演出。

對藝術家來說,絕對空間不只是個藝術空間,更是一個朋友般的存在。從高中開始頻繁地來訪,他參與了空間從無到有的過程,從開始營運前的翻修整頓,接者在大學畢業時舉辦的第一檔展覽,到這次在同一空間的第二檔展出,這裡是他的藝術啟蒙之地。如今已走過一載的生命歷程,對於絕對空間,如自家後花園般,黃奕翔比任何一位到訪者都來得熟悉。

因為熟悉,所以感性。作為藝術創作者的本業,讓他在面對絕對空間時,不只是視它為白盒子的存在,更是一個擁有意志的主體。對於空間的理解,不再侷限於身體本能的感受,更多的是對於空間的情感投射與思考。關注著空間本體背後,所承載的時空記憶與那些依存於絕對空間來來往往的人們,而每一部作品都是他與他們的私人日記。

在上一檔展覽《出去一下,等等回來》中,他以半開的鐵門、重複出現的日常物件,無限輪迴的影像,以精準對位的手法玩弄著空間的虛擬與真實,儀式性地顯影日常,激起觀眾對於空間的窺探慾望。相較之下,他在此檔展覽中選擇隱身於後,用更少的手法,釋放更多的情感,他將創作的權力交付給九位藝術行政、劇場老師與每一位觀眾,最後完成的影片作品,也以幾近紀錄片的拍攝手法,降低自我意識的干預。對我來說,黃奕翔的角色,從藝術創作者漸漸轉變議題發起人。他在挑起了某種關注後,選擇刻意沉默,讓更多人可以參與發聲而有所共鳴,情感在討論中渲染迴盪,而一切又都圍繞在他的空間敘事當中。

 

沉默練習曲:回到身體,建立人與此地的連結

此檔展覽名為「沉默練習曲」,作為一檔展覽安排來說,它的節奏很新穎。雖然藝術家在展覽論述中,意圖聚焦於藝術行政身上,然而展覽最終呈現的開放度,讓我意會到背後可能有更大的母題——以身體(body)做媒介,建立人與此地(絕對空間)的連結。

在空間的空白與時間的空白當中,《沉默練習曲》邀請了不同人到訪,以過分滿溢的空白,讓參訪者回歸純粹的身體去親近空間,開展最大的身體自由度。而每個人本身相異的角色身分,也將回饋多樣且獨特的身體感受。

無論是藝術家黃奕翔、每一任的藝術行政人員或是參觀者(我),都曾在不同的時間切片中,或多或少參與了絕對空間的生命歷程,而產生專屬於自己的感受與連結。讓原本中性的空間(space),在每一位到訪者心中成長為不一樣的地方(place)。

回到身體本身,這裡可以是「路過納涼的免費冷氣房」、「朝夕共處的排演工作室」、「訴諸情感的個人後花園」。〈沉默練習曲〉,一檔專屬於絕對空間的現地製作,以巨大的沉默,觸動著身體五感的蠢蠢欲動,也誘發出沉默於內心的感受與記憶。

 


作者介紹|朱弘煜
1995年生於台中,台灣註冊建築師,目前就讀於成大建築所史論組。特別關注空間的時間向度,希望透過歷史研究與實務的交互辯證,梳理「建築、場所、記憶」。

 

 

Share Thi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