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ews 評論, Tainan 台南事

微光閃耀的等待:《沉默練習曲》中的藝術行政角色


文|盧澤霆


評論的展覽:【沉默練習曲—黃奕翔個展】
展覽地點:臺南,絕對空間
展期:2023.05.03 – 2023.06.11

面對著街道,絕對空間的玻璃被貼上一層鏡面反光貼膜,阻隔外部的視線,使得路過的人無法理所當然地看進空間內部的狀態。原本通透的玻璃幕成為一種屏障,對於空間外的人形成了視覺資訊的隱蔽性。仿若一種拆盲盒的心態,在視線還沒打開玻璃門前,任何對於裡頭的猜想,僅是一種普遍對展覽空間的模糊印象。《沉默練習曲》作為藝術家黃奕翔繼 2018 年《出去一下,等等回來》第二次在絕對空間的個展,觀眾要想走進他的展覽似乎都需要點尋伺的勇氣,否則很容易望而卻步。展覽之中的指涉──藝術行政,也從一個虛構角色,擴張到歷史時間軸上的真實群體。


黑地之上虛空:文字引領之群星

直到筆者推開門後,映入眼簾的並非一件件陳列的作品,而是地面上被鋪上一層黑色橡膠地墊,僅留下兩步左右的距離供人猶豫是否踏進此場域。觀者站在這兩步左右的方寸望進黑地──隔著黑膠地墊,遙望對面淡綠如翡翠的玻璃櫃檯以及四散牆角的小冊子,整個空間顯得空蕩蕩,宛若荒原上的巨石以及雜草。一旁牆上的文字揭示:這是工作坊的場地;而小冊子裡頭,文字敘述是藝術家揉編兩位藝術行政提供的日常工作素材,所呈現出有待考證的工作日常。在這一部十三幕劇本裡頭,場景中的動作以及物品,不帶有具體的形容或精準的指令──場景從佈展日到開幕日,從開門到閉展的時刻──每一幕與幕之間的因果關係,在我們或立或走,或坐或臥之時,任由閱讀文字的意識在空間中交織成一片亦真亦幻的虛空。似乎這些文字在空間中劃出一道道虛空的距離,如同盧奇歐.封塔納(Lucio Fontana)劃破畫布的《空間概念》,將平面繪畫具體化為三度空間──《沉默練習曲》的紙上文字展開了空間中虛空的樣貌。對這片虛空而言,在黑地之外的觀望,原是一種展場外部性描繪虛無的等待;而當踏入這塊黑色領土,透過文字引領,回首環顧整個視線溢到街道的場域,視覺的隱蔽性轉而成為一種空間內部性擴張的「期待」──期待在觀望、想像與閱讀意識交疊之時,迸發出群星閃耀的等待。

《沉默練習曲—黃奕翔個展》展場現場照

 

後方空間:閉幕放映時的閃耀

黑色地墊延伸至後部空間中,沒有燈光照射也沒有可閱覽的書冊,因此這後方空間在大多時候顯得虛無而不受觀眾待見。然而,在此後方的場域中,黃奕翔選擇在閉幕日放映工作坊影像,除了平衡這兩方虛空中意識的重量,也透過閉幕之前的「等待」架構了屬於此展覽內部性的歷史軌跡。在影像中,過去的、現在的藝術行政相聚於此工作場域,透過劇場工作者曾靖雯帶領,引領這些人身體與記憶重構關於藝術行政的現實軌跡──這些現實軌跡既拼湊出現實中對藝術行政自身的勞動肌理,也重塑觀眾對於這角色更為接近真實的想像。工作坊其中一段特別令筆者印象深刻:藝術家扮演藝術行政,使用藝術行政們扮演的工具。鏡頭隨著藝術家踏在地墊上的步伐,來回穿梭在空間中,一氣呵成地運用著不那麼「好用」的物件工具,這片本無一物的空間顯得多了幾分工具勞動後的氣息。

透過閉幕日的放映,觀眾透過影片中藝術行政的交談可以捕捉到這些角色置於藝術世界的「特寫」。特寫作為一種有效的視覺手段,幫助觀眾更深入地理解和感受影像中的內容,對主題產生更深刻的印象。在攝影、電影製作和其他視覺藝術創作中,運用特寫可以成為提高作品表現力的有力工具。而在文學中,「特寫」則指的是對故事情節中某個場景、角色或物體的詳細描寫。透過特寫,作家可以在讀者心中塑造生動的形象或情景,使讀者更深入地理解故事的內容和情感。面對這檔沒有擺放作品的展覽,在特寫與工作坊場地之間,我們可以如何理解藝術家的意圖?哲學家馬丁·海德格(Martin Heidegger)在《藝術作品的本源》中有一段論述:

真理把自身設立在作品中。真理唯獨作為在世界與大地的對抗中的澄明與遮蔽之間的爭執而現身。真理作為這種世界與大地的爭執被置入作品中。這種爭執 不會在一個特地被生產出來的存在者中被解除,也不會單純地得到安頓,而是由於這個存在者而被開啟出來。 (註1)

《沉默練習曲》中,黑色地墊作為大地的主體;文字與影像的特寫則作為以角色為主體所架構的世界。黑色地墊上無法看出是誰走過的腳印、是誰坐在地上的痕跡、是誰躺在上面翻滾的氣息,卻能夠在其反射微弱光影的霧面紋理上意識到人們在上面勞動的痕跡。它作為大地,把勞動的粗糙面遮蔽,留下它作為工作坊場地的大綱。而透過文字與影像的特寫,既隱蔽瑣碎的工作日常,也顯現角色在藝術世界中的透明,如同群星般引領我們體驗世界之中所展現的星空。藝術家的意圖置入展覽中,其隱蔽性與澄明性無疑揭露了星空的面貌,而大地與世界的爭執如同相互輝映,將真理於這片星空之中被開啟。

 

從幽暗到群星閃耀:關於藝術行政角色

藝術行政作為藝術世界的一份子,負責處理藝術中最不起眼的事務;然而,他們的工作也對所謂的藝術世界做出了貢獻。儘管他們通常不會成為焦點,但他們實實在在地存在。黃奕翔透過對歷代藝術行政的匯聚,呈現了這些在展場中隱匿的「幽微靈光」,並透過閉門舉辦的身體工作坊和文字節錄的方式來描繪這種存在。

在展覽期間,空蕩的展場以一種與平時截然不同的方式呈現,與一般展覽的狀態截然相異。這個以藝術行政為描繪對象的展覽,將藝術物件的存在抽離,僅留下行政運作的脈絡。在這寂靜且缺乏藝術氛圍的空間中,藝術行政仍然專心履行著自己的職責,成為這個臨時搭建的藝術世界的靈魂。藝術家隱匿自己,讓這些容易被遺忘的「幽微靈光」也在此時得以有群星閃耀的時刻。這場名為《沉默練習曲》的展覽,以獨特的方式呈現了藝術行政的角色,展現了他們在藝術世界中的重要性和存在感。

 

《沉默練習曲—黃奕翔個展》展場現場照


註1:Heidegger, M. (2022). 藝術作品的本源 (孫周興, Trans.). 商務印書館.

————————————————-
作者介紹|盧澤霆
一個在臺南慢活的臺南人,畢業於實踐大學工業產品設計學系。
從佛教相關的歷史、哲學、藝術擴展其他知識領域的佛教徒,平常在宗教場所打工。
對當代藝術的多元性相當著迷;試圖透過書寫,幫助自身搭建信仰與藝術之間抽象思維的橋樑。

 

Share Thi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