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nan 台南事

低限日常,絕對感知:評光塵摺角—賴志盛、李傑、徐瑞謙、黃萱四人展


文|陳允婷

評論的展覽:【光塵摺角—李傑、徐瑞謙、黃萱、賴志盛四人展】
展覽地點:臺南,絕對空間
展期:2023.06.17 – 2023.07.30

 

策展人許遠達在展覽座談中表示,此展欲開啟純粹感知,在生活與藝術間摺起一角,摒棄過多敘事,以低形式傳達生活狀態和材料感覺。此展同時是空間十周年展,他以「光塵摺角」暗喻展場絕對空間,及其在時光中交融藝術與生活的初心。現今議題性強的展出不少,但此展使觀者重新探觸單純有味的「絕對性」生活樣貌。

步入展場,陽光從窗外灑下,使不銹鋼支架、石膏罐構成的裝置在安靜中活潑起來。牆邊銳角造型的雕塑,既像某種「角度」又像日晷,好像回應了展名「光塵摺角」。輪圈型金屬傾斜著,細小彈簧、鐵粉,需觀者彎腰查看。對照其創作說明:「傾斜有了看待角度的缺口。置放有了對位距離⋯⋯在顆粒大小裡順毛與逆毛。」位置間的關係和細小物件都將感官喚醒。

黃萱的〈小石子電風扇〉將戶外石頭引入,抵抗物件既定功能。另一件錄像作品〈輕〉,藝術家往上跳又被重力下拉,割開的羽絨衣輕羽飄散,彷彿在訕笑意圖飛行的妄念。黃萱在其論文中提到:「在人們的感受成為了控制的目標時,身體便成了介於環境和自我之間作用與拉扯的對象。」(註1) 生活的小挫折源於環境限制,她從身體與物件,給觀者生活再啟示。

李傑作品的環境光和投影光自成一區。投影影像與畫板的不對齊,畫板和牆面的間隔,疊加了感官層次。錄像背景上不斷重複「色情」一詞,是展場的力度來源。座談中他提到自己一逕想起 porn 此詞,故做出作品。或許不帶敘事的生活偶然背後,帶有潛意識的性原欲(libido)力量。

二樓平時的演講堂轉為展場,賴志盛的〈生息〉以落下的鉛錘串接樓下至樓上。二樓玻璃窗外投射了一段火車上向外看的錄像,其流動感結合右側靜態單色畫,具詩意性。〈劃一條半透明的接縫〉在平塗顏料的雨衣(原為絕對空間行政人員所有)上劃一條線,透出底下薄膜塑膠的質地,延伸封達那(Lucio Fontana)的觀念,更進入生活經驗的領會。

卡布羅說:「生活化的藝術家,同樣是有意識的生活發明者,而生活也同時發明了他們(至少他們盡可能地經常保持有意識)」 (註2),如同這樣的「生活化藝術家」,參展創作者具意識地從日常經驗出發,奇異化平凡事物。

北部來此創作的他們,面對南方也許更激起奇觀的感受,以各自的角度,協助在地觀者以新面貌感知絕對空間。這樣藝術化的日常,也許就是一種絕對性,指涉出主體與外在的物件、材質、光源、環境相對關係中,碰觸絕對日常的契機。

我亦察覺展覽中時間感的流轉,回應著一種對展場歷史的「舉重若輕」。作品低限的形式邀請觀者發掘感官,藝術家成為日常的發明者,在創造中透露了詩意的生活哲學。就像迷你的小摺角,留下摺痕後,繼續進行不變的「如常」。

《光塵摺角—李傑、徐瑞謙、黃萱、賴志盛四人展》展覽現場照



註1:黃萱,《身體座標:當代生活中的身體想像–黃萱創作研究》,國立臺灣藝術大學美術學系,碩士論文,109年6月,頁38。

註2:原文為 ” Lifelike artists, similarly, are conscious inventors of the life that also invents them (at least they try to be conscious as often as they can).” Kaprow, Allan. “The meaning of life”, Essays on the Blurring of Art and Life. p. 239.

————————————————-
作者介紹|陳允婷

研究生。
從水墨創作跳槽藝術理論的允,
最近在探索原住民族藝術。

靈魂中閃爍著復古薔薇色調,
卻又被當代的荊棘之道眩惑。
詩寫自己,
文寫他者,
佐3分之1杯威士忌,冰塊加花瓣。

 

 

Share Thi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