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ews 評論, Tainan 台南事, 全站文章

精忠三村報導《即將消失的金色圓圈:精忠三村的神秘創作》(上)+《心的酸疼:再訪精忠三村》(下)

即將消失的金色圓圈:精忠三村的神秘創作

文∣凃倚佩,《觀察者》:2011年07月20日

-1-圖一、行走村中時常能看見連成一線的金色圈圈(拍攝者∣郭暐亭,2011.02.27)
圖一、行走村中時常能看見連成一線的金色圈圈(拍攝者∣郭暐亭,2011.02.27)

國家機器的規訓,遷移是一種懲罰。

不斷抽取榨乾情感,規劃是一種謀殺。

整齊與改造的謊言使歷史不斷碎裂成碎片。

 

精忠三村位於台南市東區,於1965年興建完成。是當年由宋美齡率領之婦女反攻聯合會發動民間捐款所興建而成的軍眷住宅,居民約有1300多戶。全台有888座眷村,台南市有43座,配合國防部眷村改建政策,精忠三村是僅尚存未完全拆除,全國最大的眷村。淨空後的13公頃用地,連同平實營區被規劃為「流行時尚創意設計產業園區」,目前居民已陸續搬遷。(註1)

2011年初我前往精忠三村拍照,除了中央市場尚有人居住之外,整個精忠三村如同廢墟。特別的是村內到處都佈滿顯目的金色圈圈,它們不規則且大規模的散佈在整座村內的屋裡、屋外、牆上、牆外、近處、遠方。這些數量眾多的金色圈圈散發出一種無法解釋的神祕氛圍。我在尋找更多的金圈圈過程當中,隨處可見空屋裡有未清運的傢俱,窗簾、海報、糾結成一團的布、塑膠袋、瓶瓶罐罐和廢紙張。精忠三村的混亂、骯髒、汙穢與不潔讓人感覺自己步步踏入一個恐怖的世界,我感覺自己是個單薄且被強烈排斥的外來者。這些金色圈圈是否為拆屋的記號?當地居民表示他們對這些金色圈圈一無所知,而這些金色圈圈並不是政府用來作為拆屋的記號。

-2-圖二、構成三角視點的金色圈圈,可導引觀者由近而遠的觀看。(拍攝者∣凃倚佩,2011.02.18)
圖二、構成三角視點的金色圈圈,可導引觀者由近而遠的觀看。(拍攝者∣凃倚佩,2011.02.18)

在好奇心的驅使之下,我透過一連串的聯繫和友人的幫忙,終於找到這些金色圈圈的創作者。(註2)創作者是一位來自美國的藝術家威廉‧沃許 ( William Walsh),他於1999年來到台灣,曾指導崑山科技大學視覺傳達系「藝術在公共空間」工作坊,也曾在台南縣七股鄉進行蚵屋的裝置藝術創作。而為什麼在精忠三村創作呢?他表示其實是偶然發現精忠三村,並被那裡的建築群所散發出的美感所吸引,當他得知精忠三村將被拆除的消息之後,即決定在這裡進行創作。經過一整年的策畫,沃許於今年2月前後開始在精忠三村進行他的金色圈圈創作計畫( golden spot project)。

沃許以「視覺導引」為設計概念,以村內道路為主軸,在將要被拆除的房屋裡外,以及鐵皮圍欄上畫上金色圈圈,希望觀者可以藉由尋找金圈圈的過程,探訪這整座村子。為什麼使用圓圈的造型以及金色作為主要的顏色?他表示金色的圈圈非常鮮豔顯目,可作為一種非常清楚的視覺記號,而不同的觀者有不同的解讀意義。在訪談中我向他表示金色圈圈對於我來說具有神秘的宗教意味,行走村中,這些神秘的金色圈圈讓我毛骨悚然,而我也以為這是拆屋的記號,他對於我的詮釋感到新鮮有趣。

-3-圖三、沃許將木條的影子(屋內綠色處)畫在建築物上。(拍攝者∣郭暐亭,2011.02.27)
圖三、沃許將木條的影子(屋內綠色處)畫在建築物上。(拍攝者∣郭暐亭,2011.02.27)

沃許希望透過這些金色圈圈傳達給觀者甚麼樣的訊息?他表示希望藉由這些作品,營造出「空間感」。其實這些金色圈圈並不是隨機佈置,是經過計算和設計的。他希望觀者能夠在行走當中跟隨這些金色圈圈所構成的直線(圖一)、三角型(圖二),或是隨金色圈圈的設置可360度旋轉觀看的變化,逐漸感受自身與建築群的連結。在探索的同時,觀者可以穿梭在這些屋舍當中,視線也時近時遠,透過這樣的導引,讓自己與整個空間融為一體。他希望踏入精忠三村的觀者,都可以藉由他設計的動線,在行走間時時發現驚喜,使觀看本身也成為一個探索的遊戲。

-4-圖四、沃許會標示出畫下影子的日期和時間。(拍攝者∣郭暐亭,2011.02.27)
圖四、沃許會標示出畫下影子的日期和時間。(拍攝者∣郭暐亭,2011.02.27)

除此之外,沃許也希望營造出一種「時間感」,他會在屋體(圖三)、屋簷(圖四)塗上油漆描繪當天日照的影子並註記當天的日期,他稱這一系列的作品為「影子」( shadow)。他表示他非常喜歡這些錯落的建築群在日照的映照之下所構成的影子,這些影子也許是日光與剝落交錯的木條所構成的自然光影,他畫下這些充滿「時間感」的影子,這些「影子」被畫下之後,往後的每天所產生的「新影子」映照其中,成為一種「過去」與「現在」重疊的新樣貌。2011年2月18日起台南市政府公共工程處進行第二期的拆除工程,意味著沃許的作品將隨著拆除工程而逐漸消失。對於此沃許感嘆地說著:「我早就知道它們會消失,我只是希望在精忠三村被拆除之前,藉由我的作品,引領行走其中的觀者與整個村落產生互動,藉此感受這座眷村的建築與歷史之美。」我的恐懼在這次收穫豐富的訪談中得到解答。

-5-圖五、彩虹眷村
圖五、彩虹眷村

台灣有不少藝術創作者透過在眷村的創作,試圖賦予面臨拆除命運的村厝新的樣貌,例如去年台中的「干城六村」就因面臨拆除,八十七歲的老榮民黃永阜在牆面、巷道畫上充滿童趣的彩繪,引起大學生蔡克斯等人重視,在臉書(facebook)上發起「讓彩虹爺爺繼續畫下去」的搶救行動,短短二天就超過二千人聲援,湧入大量人潮,因此也有「彩虹眷村」之稱。(註3、圖5) 藝術介入空間的行動,像是再次為早已毀損不堪的眷村屋舍重新上妝,使它們不再只是將被拆毀的無用空間,而是一個一個視覺的載體,觀者在這樣的觀察行動中以己為度,重新檢視自己與城市的關係。沃許劃下一輪一輪的金色圈圈彷彿如同黃昏落日,為精忠三村畫龍點睛,劃下最後的句點。

-6-沃許在被半拆除的房屋畫上金色圈圈。(拍攝者∣凃倚佩,2011.02.18)  -7-沃許在空屋內畫上金色圈圈。(拍攝者∣凃倚佩,2011.02.18)  -8-沃許表示村民曾模仿他,用呼拉圈為模型自行畫上金色圈圈,由左而右第2個圈圈即為村民仿作。(拍攝者∣郭暐亭,2011.02.27)

由左至右依序:

圖六、沃許在被半拆除的房屋畫上金色圈圈。(拍攝者∣凃倚佩,2011.02.18)

圖七、沃許在空屋內畫上金色圈圈。(拍攝者∣凃倚佩,2011.02.18)

圖八、沃許表示村民曾模仿他,用呼拉圈為模型自行畫上金色圈圈,由左而右第2個圈圈即為村民仿作。(拍攝者∣郭暐亭,2011.02.27)

註1:資料來源

(1)凌佩君報導,〈平實營區開發擬闢時尚園區47公頃空地 計畫對家具、珠寶、美容、資訊服務等業者招商〉,《聯合報》,第b02版(地方版),2004年11月6日。

(2)行政院國軍退役官兵輔導委員會「榮民文化網」:http://lov.vac.gov.tw/Village/Content.aspx?Para=24&Control=3

註2:感謝精忠三村拍攝團隊邀請人「台南小露台」藝術空間吳信賢先生的邀請,以及在聯繫Willam Walsh先生過程中的協助。並感謝Willam Walsh先生於2011年2月26日接受訪談,提供詳細作品解說。圖片來源: 精忠三村— 凃倚佩、郭暐亭。彩虹眷村—http://blog.xuite.net/xalekd/940109/26429770

註3:聯合報訊,〈搶救彩虹眷村 網路爆聲援潮〉,《聯合報》,第a01版,2010年9月7日。

Share Thi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