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文章

再談記憶,家庭影像的翻玩小劇場-朱韻蓉《Photo By》

文|梁佳欣
自1839年攝影術發明後,技術的普及讓操作攝影機械的門檻下降,影像如今已氾濫於你我日常。然而,影像的記憶和人的記憶之間仍存有空白,那些無法被明確定義的模糊背景,同時也是記憶的過渡空間,需要人與物,亦或是人與人的互動,方能清楚著眼於這些記憶交錯之處。

在記憶已非之前——王綺穗「如果無聲水」

文|黃于庭
記憶在這個時代不斷被提出。或許是大腦回憶的空間往往是令人失望的,那裡不同於相片的實體且全然清晰,也不能自由的存儲時間的分秒。那裡擁有的是受到干擾而改變、扭曲、變形的圖像重組,還有幾個不明所以的清晰片段,以及各種情感的東折西繞。更何況記憶有其自由意識,它無法被決定、被掌控、被命令,而能夠使它甦醒並甘願離開它的洞穴的觸發機制,或許是一直被忽略的外部空間,它朦朧在記憶的背景中,也是在古今各種事物不斷消逝的時代,依舊不離的共同記憶。對於王綺穗來說,那便是水。

後疫情時代藝術報告書

文|張敏琪
在這段期間裡,藝術家們對這劇烈的社會改變有著相當積極的反應。不只是因為他們的社交與展演被迫轉向或取消,同時也是因為這個事件深刻地改變了整個世界的樣貌,並成為當代文化現象的重要構成部分,因而催逼著藝術家們不得不對此有所回應。

關於碎片港 About Shatter Port Project

「碎片港-南方藝術生態觀察計畫」(簡稱「碎片港」)是由臺南的臺灣藝術田野工作站(Taiwan Visual Art Archive, TVAA)於 2021 年發起,以藝術評論為核心,「建構對話平台」與「發展串連合作模式」為方法,實踐此種平台模式之於當前藝文生態可扮演的服務與未來生態建構的角色。歷經一年耕耘、疫情影響、調整與檢討後,第二年將加入「關鍵觀察」與「智庫」概念,藉此得已更清晰且深入描繪南方藝文生態之發展,及至驅動與落實專業服務之能耐。

錄像作品拍出了什麼?

文|蔡宗祐
在進入錄像作品之前,我們先將場域拉出來看。2000年 以後臺灣的藝術潮流幾經轉折的轉變。從動漫藝術、無厘頭小感覺、全球化、關係美學、國族歷史、人類世、大南方,這樣簡單的分類不得不說是有點簡單與主觀,主要是從發生在臺灣的雙年展或大型策展帶動的藝術強勢話語權。

差異中現考現學

文|蔡明岳
最後一區則將在遺址上建廠的公司的「科技產品」,與廠房位置所挖掘到的考古物件做並列。兩類物件的並置展現出不同質地的物質特性——科技物在平整、光滑的物質表面上與考古物呈現出對比。

從策展方法看第15屆卡塞爾文件展的「南方精神」

文|吳尚育
因此,本屆文件展呈現的內容相當不同於一般熟悉的國際雙年展中,以藝術作品為主軸的展演模式,甚至在許多層面上,藝術並不享有超越生活的神聖地位。然而,這種對所熟悉的「藝術」定義的遠離、藝術向生活的靠近及多元全球南方國家的聲響,所帶來的陌生感,卻更可能體現著「南方精神」中對既有認識論邊界的開拓。

書寫藝術裡的博物學 1——梅花鹿嗜何葉?

文|林一寬
我找出過去所拍攝的構樹照片,以及採集後壓在書本裡的標本,又在郊外尋覓蓖麻並拍照記錄,相互比對呂鐵州所畫的葉形和葉基型態,依然無法讓畫裡的樹葉輪廓清晰地指向單一物種。而在台南我有機會翻讀《不朽的青春─台灣美術再發現》已出版的畫冊,《鹿圖》的篇幅提到畫作裡有蓖麻、芒草、楓葉、月桃及蕨類植物。幾周後又見美術館粉絲頁上一則《鹿圖》的貼文,因觀眾與專家至現場賞畫後分享,而知呂鐵州所繪為構樹,並非蓖麻。這也造成初版的展覽圖錄與再版內容的一處不同,再版將蓖麻「校正」為構樹。無論上述資料如何更新或者勘誤,依然無法解答我的疑惑,作品中繁盛的自然物網結而成的博物圖景,讓我想撥開植物層層細節所掩匿的謎團,決定到展場一探究竟。

 < 1 2 3 4 5 6 7 ... 20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