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lab實驗, 全站文章

Truthful Lies 謊言豆沙包的真實

為不足的藝術物件與藝術行為做彌補的謊言豆沙包

Language: English; 中文

lewisgesner_og

序,為這一系列文章所做的開場白

我想知道藝術是否一定要做出來才算數。

我想知道,我們所構成的藝術觀點是否總是先由熟悉的書面資料而來,另外對於那些吊掛在牆上或置放於環境中作品的現存觀點,是否也僅僅由其他我們所熟悉的觀念所支撐。

我想知道,藝術是否可以是前所未見的概念與物件,像傳說故事那樣被傳頌與重複述說。

我想知道,撰寫「真實」的評論者或批評家,如果他們的文章與評論沒有誠實、真實地與作品溝通,是否就可以把他們踢掉,換成原本構思作品的藝術家本身。

我想知道,是否作品可以純粹用檔案形式存在,就像行為表演那樣,但不只侷限於行為表演或行動層面,還延伸到物件、繪畫與其他類型的藝術。

我想知道,如果這個延伸成立的話,是否它正好就像創造出一個沒有實際演出/創造物件/繪畫事實的文件存在,因此它不再是文件紀錄,而就是作品本身。

我想知道假如出現這種狀況的話,我們大概能免除就事實或真實本身而言的想法,而超越其身到達書寫類似虛構文學的領域;虛幻現實的再現,熟悉世界關係的再現,以及過去藝術的發展,在追逐藝術本質的描述中,它也許會被文化專家們注意到。

我想知道,如果它被接受,一些觀眾可能會困惑,或被騙去相信一個真實物件再現的描述,影響了他們相信這些物件為真的思考與存在。

我想知道,若以身體藝術與藝術行動做為創作的起頭,以及書寫類似虛構文字而做出的藝術創作,藝術是否將走得比目前所限定的範圍還要更遠。

我想知道如果創造出虛構的藝廊、虛構的展覽和虛構的藝術家,在這些類似的虛構文字當中,除了他們的「作品」之外,什麼東西將會佔據藝評所描述的文字而形構出那未知的部分。

本身作為一個藝術家,我想知道,如果我專注在這個概念上,這可能會再次影響我一直以來想所做的身體藝術,從這藝術虛構的類似文字中所帶來身體的自由會很類似靈魂或精神性的非有形物,在提出這項計畫與實踐過程中,也許我會準備面對我個人物質生活將發生的未知變化。

我想知道,是否這個書寫計畫會把我帶到一個變動的狀態,是否它也可能為讀者帶來轉變,或者,改變他們對身體與精神的觀點到另一個階段,如果它真的發生,如果我還有些責任的話。

連載文章會遵循這篇序文。它們會竭力符合我所描述的概念,因此就此本身而論,我不會再次提供這些暗藏的關鍵,也將不會再提及,正如我們將全面沈浸在這個不對其自我意識本身說明概念的世界裡頭。展覽、藝術作品、藝術家以及他們的傳記,還有國家、城市、鄉鎮、地方和歷史事件的援引參照,都將在這個概念的框架裡被杜撰或填充。這是我最誠摯的希望,希望這個計畫具有啟迪與娛樂性,也許會幫助讀者了解藝術是什麼的想法,至少至少,就像醫學領域座右銘勸告的那樣,「不要傷害人」。(Translator:Mickeyelk Gesner)

Share Thi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